非暴力沟通叫爱的语言,所以不爱就可以不用非暴力沟通?

那些心碎

那些心碎

2021-01-13

01

前几天有一个朋友说有人跟他说非暴力沟通又称作是爱的语言,如果你不爱对方,你可以不用非暴力沟通,只是选择高效沟通就可以了。他感到很困惑,想听听我怎么看。

我在听到他这样跟我说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这种说法不负责任,这个人不懂非暴力沟通。我很想跟朋友说,能不能把那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想跟他探讨一下到底什么是非暴力沟通。

然后我坐在那里,体会了一下我体内的能量,好像有愤懑,还有惋惜。

我需要什么呢?我希望有人能像我珍视非暴力沟通一样,去珍视、真正的理解、懂它、接纳它,欣赏它。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开始心生悲伤,然后平静了很多。

等真正平静下来的时候,我突然哑然失笑,如果我的目的是去教育他,告诉他什么是正确的非暴力沟通,而没有好奇和了解他这么说背后的需要,那我不也是在对他“高效”沟通吗?

为了发出我的声音,我能做些什么呢?

我跟朋友澄清说:说这句话的人对爱的语言这个词是有误解的,我理解的爱的语言,在英文里,他叫compassionate communication,直译过来就是慈悲沟通的意思。爱的语言里的爱不是男欢女爱的爱这样一个狭义的爱的定义。在这个语境下的爱,是有二元对立的。今天继续来抛砖引玉探讨一下这个话题,并诚恳地邀请大家思考。

02

马歇尔说非暴力是暴力消退后,自然流露的爱(这里的爱也是指慈悲)。慈悲的真正含义是,助人快乐,助人拔除痛苦。

爱的语言指的是将慈悲融入生活,表现在语言上,就是使用不伤害关系的语言,说出自己的真相,也倾听对方的真相。而真相就是当下鲜活的东西,也就是我们当下的观察、感受、需要、愿望。之后抱着连接的目的以及慈悲的态度,向对方提出请求,帮助我们满足自己的需要。

 

很多人最开始接触和了解非暴力沟通,是把它当作了一种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方式。用马歇尔发现的非暴力沟通这样的方式,就能够创造和谐的关系,能够建立高品质的连接。这种沟通方式就是我们熟知的,运用四要素的沟通方式,这四个要素是观察、感受、需要和请求。

比如说,有一天你下班回家,看到孩子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你就问他儿子,我看到你坐在电视前面看电视,我感到有点不安,有点心烦,我需要清晰和了解你的作业有没有写完,现在你愿不愿意跟妈妈先说一下,你的作业写完了吗?

我们在这样表达自己的时候,并不是带着一种质问的口气,而是带着一种好奇,带这种关心去了解孩子的情况。这是非暴力沟通最普遍也最基本的运用。

如果我们一进门,怒气冲冲地说,你作业写完了吗?还在那里看电视。也许这样的沟通很“高效”,孩子马上去写作业了。但也可能双方的连接一下子就断掉了,孩子的情绪被一下子触发到,他接下来的反应有可能是和你顶嘴,或者自己到一边生闷气去了。那我们能看到,后面这样的沟通方式是满足不到自己的需要的。

03

 

另外,非暴力沟通也是一种意识的转变。

也就是说,我们从对一个人行为的对与错的评定之中,转向了去了解和理解对方的言行背后常是在满足什么需要,我们知道他做出的一些行为,都是在尝试满足他的需要。

比如说,说“选择高效的沟通”的那个人,他心情可能很迫切地想帮助我的这位朋友理解有时候要高效沟通,也可能遇到过运用四要素不起作用的时候,他觉得沮丧,看重效率、支持和自由。

在非暴力沟通的语境下,理解对方不代表我们无底线地容忍对方的一切行为,我们的需要也很重要,我们也要重视自己,不以强迫自己接受别人的行为的方式对自己施加暴力。

 

我们可以告诉对方他的行为对我们的影响,让对方知道我们的真相,也可以有千万种方式帮助对方看到双方相互依存的关系。

有时候,只要行动起来,可能就会对别人造成伤害。马歇尔说:如果你担心自己的行为对别人造成伤害,那就做一个死去的好人吧。

所以,不要害怕做什么,事情和人永远处在变化之中,我们允许自己做自己,表达自己,无形中也在给对方一个礼物,让对方看到真实的我们,我们的需要。

04

 

运用非暴力沟通也是一种价值观的选择。我们看中什么样的价值观,从价值观来出发,去看一看要不要运用它。

我认为,非暴力沟通提倡的核心价值观包括:选择、诚实、同理心、真诚、自我责任、相互依存、人人平等、慈悲等等。

亚伦•甘地在《愤怒是生命给我们的最好的礼物》中提到:“非暴力的五条法则:尊重 理解 接纳 赏识 怜悯…………非暴力并非以消极和软弱处世。与之相反,非暴力崇尚用道德武装个人,以社会和谐为己任。唯有正确的价值观才能够真正地赋予我们力量去改变现实、改造社会。”

 

人与人的关系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对话中构建的。我们说出去的话,可以给人带去安慰和疗愈,也可以刺伤人心。

如果我们仅仅是关心事情进展如何,事情有没有按照我们期待的方向去发展,强迫对方或者口不择言的说出我们想要的东西,却忽视了站在我们面前这个活生生的人他的感受和需要,那我们很有可能会为此而付出代价。

 

如果一味追求高效,以它作为沟通目的,可能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我们在某种焦虑或恐惧的操控下无意识地选择了看似高效的方式,但也许后面要花更多时间和力气去收拾一时的高效带来的各种问题。

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知道,有时候我们的首要需要是效率,一团和气和瞻前顾后都无法让事情有所进展。当我们意识到了这一点,所谓的暴力也是在为需要服务,也就不存在二元对立思维下的暴力了。

还有“高效”是一种需要,有时候也是策略,我们在把高效放在首位的时候,可能要清晰一点,我把重点放在高效上,到底是出于哪种考量?

总结

爱的语言的含义是慈悲的语言。

非暴力沟通是一种价值观的选择,也是意识的转变。

最后,我们在每次对话前可能要考虑一个问题,我是想追求短期效果达到我想要的结果,还是希望和对方建立安全、信任、长久的关系?我和对方沟通时的意图是什么?如果清晰了自己的意图,剩下的就是如何达成意图的方法和策略了。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