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后的工作消息该不该回?”

尘埃落定

尘埃落定

2021-01-23

1月 奇葩后

《奇葩说》第八期辩题:下班后的工作消息该不该回?想写点什么,并不是因为辩题本身,而是因为辩题结果:正方(该回)两票获胜。(以下表述有一前提,也是我认为在这道辩题中存在着的隐含前提,即:那些下班后无关生死大局的工作消息毫无节制地不断侵蚀着生活,令我们不堪其扰。)

 

对于结果我有一点讶异,不过也理解这个结果就是我们当下的现实世界。

可现实世界应该成为这道辩题的答案么。导师们讨论着应然和实然,投票选择了实然,而我觉着是应然。

六位导师中四位选择了正方,而即便是反方,李诞“茶水间”的立场听着也很模糊。他们说该回消息,因为不回消息在这个现实的世界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诗和远方并不能使大多数的我们衣食有来处,我们应该认清现实,归顺现实。蔡康永告诉说该回消息,要给别人善意,即便是拒绝也不要用不回消息这种并不讨喜的方式;可能够用消息建立边界的人们大概也不太会有辩题的困扰吧。

他们在告诉着现实的真相,现实有些残酷。

我们幸运着生活在这个和平繁荣,经济腾飞的国家,生活在这个科技空前发达,娱乐琳琅满目,道路五花八门的时代。可我们也有一点不幸,在于国家还需发展,经济发展极其重要,可经济发展的速度与要求发展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我们担心下班时间不回工作消息就追不上的地步,快到了我们只能假装忘记了996并不是福报,996不符合《劳动法》的地步。我们逆来顺受,委曲求全,不太敢有挣扎;疾病、养老、子女培养,甚至是花天酒地的压力都在时刻敲打我们不得不以工作、收入为首任。996、内卷的分析随处可见,社畜、打工人的调侃此起彼伏。我们已经到了在“该不该”的按钮前丧失按下“不该”的勇气的地步,因为现实中大体是要回的,现实如此。

可正如刘擎教授所说:“童工制是怎么废除的,八小时工作制是怎么开始的,《劳动保护法》是怎么开始的。”在那之前也都是现实如此。“如果我们一直接受实际的样子,那么它就永远会如此。”

再审视这道辩题时,我疑惑这只是在疑问回不回消息这个现象么?往大说一点,它可能已经在映射目前潜移默化被接受了的一种超时工作环境,一种隐形的制度,“该不该”是你对于这种制度的态度。

想起了元旦,拼多多第一时间在知乎关于员工猝死的回复:“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有时候在想,是不是底层人民一再隐忍,久而久之,就变成了螺丝钉,没有生命力量的螺丝钉。社会的问题,我们可能也有责任,虽然是受害者有罪论。

这个时代标榜着奋斗为至高荣誉,这没有错,可这不代表不需要念及奋斗的环境。古罗马时代,角斗场的奴隶在每天拼命,为了活下来;封建社会,有志的学子悬梁刺股,囊萤映雪,为了科考及第。但我们回顾历史,并没有将之奉为圭臬,因为我们的文明已经大踏步的走远。选择“下班时间不回工作消息”并不等于放弃努力,并不等于咸鱼没有梦想;而是在质疑与挑战当下不断拉长工作时长并已被社会默许了的工作安排。某种意义而言,科技确实极大地改变了工作模式,可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应当将工作与生活揉杂在一起,或是依旧需要一丝丝边界。

我怎可能否认奋斗的意义与价值,怎可能不祝福努力奋斗的战士,不过只是抛砖引玉,希望我们闲暇之余,可以重新环视当前的工作环境,是否值得被鼓励,是否值得被称颂。

而且,我很清楚现实中的我们没有多大能量与勇气将工作关在下班门外,我们需要照顾眼前的苟且;可也希望在诗和远方的按钮前,我们有勇气按下“不该”。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