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真实的孙若微,她其实是个非常不幸的女人

倒下的理由

倒下的理由

2020-10-18

《大明风华》里的孙若微,史上确有其人,而且她的确先后见证过五位皇帝,生涯也当真持续跨越了永乐、洪熙、宣德、正统、景泰、天顺六个时代,但就她真实的人生经历,和对于明王朝的重要性而言,着实不如影视剧描绘的那么风光无限,历史上的孙若薇,虽然由一介嫔妃,成功问鼎了皇后的宝座,又母凭子贵,顺利的做了太后,却仍旧不过只是个身不由己的可怜人罢了。

说她可怜,说她身不由己,主要是因为,在她生命的几大关键阶段中,她都遭遇了远比她更强势,更具权谋的可怕对手,这些惹不起的人,肆意操纵着她的命运,对她的影响几乎贯穿毕生,而且他们避无可避,虽让她有如芒刺在背,却又无从抗御,因此,她尽管一直高据深宫,锦衣玉食,却生活的苦不堪言。

她命里出现的第一个惹不起的人,就是她的婆婆。孙若微是河南永城人氏,生于明太宗永乐初年,明太宗(成祖的庙号是嘉靖皇帝改的)朱棣通过靖难之役,武力夺取了侄子建文帝的江山,坐上龙椅之后,他才切身体会到了当年身为父亲的朱元璋,在安排皇储继任者方面,那种复杂微妙的特殊苦恼,尤其令他自愧不如的是,朱元璋有二十几个儿子,他不过才三个,仅仅三个儿子,就已经让他倍感压力了——朱棣的长子朱高炽,虽然聪明仁厚,但身材肥胖,不能骑射,又有足疾,走路都需要搀扶,由于这些不足,他非常讨厌这个皇长子。相比之下,他更喜欢英武矫健的二儿子朱高煦,和相貌性格都与自己酷似的三儿子朱高燧,从登基之前开始,朱棣就一直抱有废长立幼的想法,这个想法,直到孙若微日后的丈夫,朱高炽的长子朱瞻基出生,才逐渐被打消。据说,朱瞻基出生前夕,朱棣做了一个梦,梦中,太祖朱元璋把一柄象征皇权的白玉圭交给了他,并叮嘱他说,传之子孙,永世其昌。这个意义非凡的吉梦,加上逐渐成长的朱瞻基,日益表现出的超越寻常、智识杰出的才能和气质,让朱棣坚定了把大位传给长子一脉的信念,在永乐九年十一月,朱瞻基被册立为皇太孙,永乐十五年,由朱棣传谕天下,并亲自拣选主持,给朱瞻基举行了隆重的大婚仪式,择取济宁人胡氏为太孙妃,孙若微为太孙嫔,从此,年轻的孙若微正式进入大明宫廷,开始了二女一夫的皇室家庭生活。

从太孙嫔升为拥有金册金宝的皇贵妃,孙若微只等了八年,在这方面,她似乎又有着得天独厚的好运,入宫仅七年,朱棣就在远征漠北的回师途中驾崩,身体孱弱的朱高炽,继位不足一年,就突然归天,她的夫君朱瞻基,得以迅速登基,又顺利的平复了汉王朱高煦的叛乱,稳定大局,尤为让她欣慰的是,朱瞻基虽然贵为了九五至尊,合法了拥有了后宫三千粉黛,但对她的专宠并未有丝毫的移情,她更为得意的是,那个已经被册立为皇后的胡氏,尽管能谨守妇道,却一直病怏怏的,加之只生过两个女儿,没有诞育男嗣,只要她能够早一天生下皇位继承人,皇后的位置,早晚有一天是她的。

孙若微当皇后的愿望,在朱瞻基的长子朱祁镇降生后,成功的实现了。宣宗朱瞻基一直没儿子,总算盼到了儿子,自然对身为贵妃的孙若微更加宠眷,他本就早有让皇后逊位,把孙氏扶正的打算,现在儿子生下来,总算能名正言顺的废旧立新了,在朱瞻基的运作下,胡皇后主动移居长安宫,被皇帝赐号“静慈仙师”,成了带发修行的仙姑女居士,孙若微在儿子正位东宫,被册封太子的宣德三年,正式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

大愿得偿,可没高兴几天,孙若微就吃到了苦头——她的婆婆,朱瞻基的生母张太后,并不打算承认她皇后的身份。张太后绝非善男信女,当年如果不是她的支持,不是她屡屡在危机时刻发挥的重要作用,仁宗朱高炽早就被朱棣废位,让两个觊觎储位的弟弟取代了,论宫斗的权术手段,与经验阅历,孙若微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张太后率先在后宫发起了对孙若微的抵制——她把废位的胡氏接进了自己居住的清宁宫一起生活,在她的坚持下,胡氏的膳食和出入的仪仗,都和身为皇后时没有任何区别,朱瞻基自知胡氏贤而无罪,被废位是他理亏,所以并不敢稍有不满,皇上都这样,孙若微自然更不敢有任何微词,但让她更为难堪的还在后头,内庭有定期的宴会和祭祀活动,按理,这些活动都应该是身为后宫女主人的她,风光的亲自主持,可张太后连这样的机会也不留给她,在张太后无形却无孔不入的控制力操纵下,已经没有正式名分的胡氏,堂而皇之的依旧履行着皇后的职责,享受着无上的殊荣,《寓圃杂记》曾录:“每值朝会宴享,仙姑必位居皇后之上,命妇朝贺仪礼,亦出于皇后之上,妇姑之间,恩礼日笃,后每怏怏不乐。”

如果仅仅只是剥夺自己应该享受的特权与尊重,孙若微应该还能勉强忍受,可张太后显然不止是想要羞辱她这么简单,更大的变故,更惊心动魄的危机,已经开始悄然酝酿——在孙若微艰难的隐忍了九年,这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压抑和煎熬后,由于她丈夫朱瞻基突然的英年早逝,她在韶华正盛的年纪,意外的做了寡妇的同时,也更加意外的得到了巩固权力的不二良机,父死子继,只要儿子一接班,她也自然而然的得以“鸡犬升天”,那时,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做太后,取代她霸道的婆婆,真正意义上扬眉吐气,掌控后宫了。

就在皇帝驾崩,后宫一片混乱,孙若微又喜又悲之际,一个太监匆匆向她密报了一个足以让她崩溃的消息:张太后决定秘不发丧,据说这个城府深邃的老太太,不希望太子继位,为了继续占据太后的大位,把持宫廷,她已经暗地里派人拿着金牌,去召在外地就藩的儿子襄王朱瞻善进京,她要立襄王为帝,一旦事成,国运和孙若微母子的命运,都将被彻底改写!

给她及时传消息的太监,是朱祁镇东宫里,负责监督太子读书的贴身亲随,名叫王振,这就是孙若微命里另一个惹不起的人,他对她造成的困扰和影响,比张太后过犹不及,只是此时,为了让朱祁镇身登大宝,为了自己日后的前途和野心,他和孙若微站在同一个战壕里,在王振的一首策划下,利用朝野舆论,迫使张太后放弃了“以子换孙”的策略,孙皇后有惊无险的变成了孙太后,有定策大功的王振,也如愿以偿的入主司礼监,但不甘心从此雌伏的张太后,并没有完全退居幕后,年号正统的朱祁镇,只有不到七岁,无论如何,这个年纪,他是根本不可能亲自处理政务的,张氏当仁不让的以太皇太后的新身份,实施着不是垂帘听政,却也区别不大的对权力的把持,继续活跃在权力最核心,她遥控着儿子给孙子遴选的几个辅政的文武大臣,亲自监督干预小皇帝的经筵,通过主抓教育的名义,完全剥夺了孙若微对儿子应有的照顾机会。

在这种极端的形势之下,孙太后的日子过得比当太后之前更难了,然而,这其实只不过是她极端不幸命运开端而已,身处最为接近大明王朝最高权力的特殊位置,身边的利害关系又那么错综复杂,她那不平凡,不顺的一生,必然还有更多的波澜起伏,这一切,我将在接下来的续篇中,为大家详解。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