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答应仨条件,我仍拿你当老大!崇祯:谢谢,但我没台阶下

三世缠绵

三世缠绵

2020-10-18

公元1644年(崇祯十七年)3月,李自成率领数十万农民军势如破竹,打到了北京城下,崇祯皇帝试图依仗固若金汤的城防,和吴三桂的关宁铁骑以及三大营兵力,将李自成的大顺军打回原形。

可是吴三桂却心怀鬼胎左摇右摆,奉诏之后裹足不前,三大营主帅也各怀鬼胎,无心恋战,导致北京城在三月十九日被攻破,崇祯于煤山上吊自缢,统一的大明王朝宣告寿终正寝。

表面上看,明末的瘟疫、小冰河期、外敌、内寇等种种原因相结合,似乎明朝的灭亡是不可避免的,其实并非如此。在此之前,崇祯曾经有最后的一次机会对大明王朝进行“自我拯救”,但由于他死要面子,硬是错过了这次千载难逢的良机。

李自成的义军虽然所向披靡,兵临北京城下,离皇帝宝座只有一步之遥,但放羊娃出身的李自成对于所取得的一切已经心满意足。

李自成告诉他的左右说:

"陕,吾之故乡也。富贵必归故乡,即十燕未足易一西安!"

北京这块破地儿有啥意思?离着女真人这么近,烦都要烦死了,咱们西安老家它不香吗?那才是风水宝地呢。

所以在大军攻克北京之前,李自成曾经派出一个叫杜勋的使者与崇祯皇帝秘密接触,提出若干条件,只要崇祯答应,立马就打道回府,"愿为朝廷内遏群贼"。

杜勋原来是监视宣大的太监,大明监军,事先被李自成抓获,受李自成委托进京面见崇祯,转达李自成求和意愿。

李自成的条件是什么?归结起来有三点:

一,问大明要地

将西北划给李自成,"西北一带,敕命封王"。

二、让大明给钱

给军费百万两白银。

三、名义上听从大明领导。

你是皇帝佬儿,我是高兴了就奉诏听宣的王爷,不高兴你也别管我。

答应上述三个条件后,李自成答应可以马上撤军,让我退兵到河南我就退兵到河南,让我为朝廷效力去打女真人我就去打女真人(当然钱粮要给足)。但有一点,跟大明臣子有区别,那就是不听崇祯指挥,不进京述职。

"愿为朝廷内遏群贼,外制辽沈,但不奉诏入觐。"

李自成的条件乍一听还像那么回事,不就是给地给钱吗?

你大明江山大着呢,给谁不是给,女真人占你那么多地方你吭声了嘛?内寇群起,到处都是山大王,你扫的干净嘛?西北给到我,对你皇帝老儿根本就不是事儿!

钱粮?这个不能少!你大明王朝统治机器一开,给百姓加税负就是。你把给官兵的军饷给到我就好,左手倒右手,你还可以老老实实做你的皇帝,根本就不吃亏。

但仔细琢磨,也有些苛刻。因为"不奉诏入觐"等于是搞事实独立,弄了个国中之国,这对任何一个皇帝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会开一个不好的先例,做一个很坏的示范,终究还是个心腹大患,这种停火很难达成真正默契,谁敢肯定李自成或崇祯帝两人日后不毁约?

但是当时崇祯没有选择,只有四条路:一、跟李自成议和。二、被李自成消灭。三、向李自成投降。四、向清军投降。谁都看得出来,其中三条其实都是不可接受的死路。

被消灭是最坏的结果,向清军或者李自成投降对崇祯这样傲娇性格的君主来说绝不可能接受,向清军投降时间上来不及,向李自成投降也是生不如死。

因此,跟李自成议和,无论如何都是上策,起码可以是缓兵之计,崇祯可以整合资源跟李自成携手瓦解清军攻势。这样的话,吴三桂也不会得到机会主动降清。

崇祯虽然傲娇,虽然死要面子,但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人,在李自成没有到来之前,他就想迁都,却怕大臣说他没种,犹豫再三中,错失良机。

这时候跟李自成和谈,那帮闹着不迁都的大臣更会说他怂,这时候能怎么办?必须要有擅长为君上解忧的下属出头提议,背个锅。

上语魏藻德曰: "今事已急,卿可决之。"藻德默然,曲躬俯首。

崇祯把期待的眼神先是投向首辅魏藻德,"情况紧急,你帮朕背锅,不不,帮朕做主吧"。

魏藻德低头哈腰,一声不吭,拿头顶心对准了崇祯帝那期待的眼神,为什么会一言不发呢,因为他有前车之鉴。

魏藻德跟崇祯不是一天两天了,深知崇祯的脾气:"性多疑而任察,好刚而尚气"。

决定军国大事的时候,崇祯不敢担责,总是把大臣推到幕前去。

事情办好了,功劳自然是皇帝"英明伟大";事情办砸了,那好办的很,追责就是,追谁?还不是追自己。

反正有错是大臣的,跟皇帝没有一毛关系。

崇祯十五年秋,松锦之战,明军被皇太极打败,崇祯帝密令兵部尚书陈新甲跟女真人议和,攘外必先安内,但是因为议和的事泄密,崇祯翻脸不认人,让老陈背锅,杀掉了陈新甲。

这时候,李自成几十万大军兵临城下,崇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确实急切想跟李自成和谈,希望老魏急君王所急,给自己个台阶下。

可是内阁首辅魏藻德学乖了,他不想当陈新甲第二。只能装糊涂,就是不开这个口。

崇祯见状也无计可施,因为他看到的是一片压的头顶心,没人拿正脸瞧他。只能对使者说:我还拿不定主意,等我想好了告诉你。

"朕即定计,有旨约封"

给完自己这个很烂的台阶后,崇祯怒不可遏,悻悻离开。

"上大怒藻德,推御坐仆地,入宫。"

把龙椅都推翻在地了,这得气成啥样。

崇祯很清楚形势,并不是不想抓住李自成伸出的这根救命稻草,他当然想跟李自成和谈,只是依旧舍不得老脸,拉不下面子。但群臣就是要把他放在烧烤架上炙烤,就是没有一个人出头。

但是此时的使者杜勋早已出城,李自成闻讯后则失去了耐心。

仅仅过了几个小时的十九日凌晨,李自成一声令下大军向北京城发起猛攻,迅速入北京内城。

崇祯帝的"再与他谈"的幻想,变成了美丽的泡沫,等待他的,只有王承恩的长情陪伴和煤山歪脖树的深情召唤。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