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香打脸!这个现代版哪吒要炸出“中国的漫威”

格式化孤独

格式化孤独

2021-02-23

为防止以后看不到我们:请务必点击上方蓝字【电影天堂】→右上角菜单【···】→设为星标★本文由电影天堂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休想搬动。”这是《哪咤之魔童降世》中的台词,却意外地适合用来形容另一部哪咤题材电影《新神榜:哪咤重生》的遭遇。2019年夏天,《魔童降世》上映后,狂揽50亿票房。这时候,《哪咤重生》已经做了3年多,原计划2020年夏天上映。之后因为疫情推迟,最终选择在今年春节上映。但它的预告片发布之后,却招来一片质疑和批评的声音:“又是哪咤?没别的东西拍了?“跟风、蹭热度,一看就是烂片!”“哪咤怎么成现代人了?胡编乱造!”

在春节档预售中,《哪咤重生》位列倒数第一,比《熊出没》还低,可见它被冷落的程度。好在2月6日、9日,它开始了“绝地反击”:开启两次点映。淘票票开分9.2,豆瓣评分7.4,借助不俗的口碑,它的关注度和排片开始逆袭。目前看来,最终票房收回成本没问题,更有望打破追光动画的票房纪录(《白蛇:缘起》4.7亿)。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部“不被期待,超出期待”的——《新神榜:哪咤重生》(片方没有提示,但我建议13岁以上观众观看)

(下文有少量剧透,谨慎阅读)简单总结一下,这是一部场景、视效、配乐顶级的动作大片,剧情虽然简单,但也不像有些人说的“剧情稀烂”,高情商的说法叫“好莱坞大片水准”。

好了,评价一笔带过,堂叔下面要说的,是延展话题。01在创新中传承同样为哪咤题材的动画电影,《哪咤重生》难免会被拿来和《魔童降世》比较。看完《哪咤重生》,我发自内心地为这两部电影的创作者感到幸运。因为这两部电影虽然题材相同,但创作思路刚好相反,本质上是不同的东西,看完不会有那种“把昨天的剩饭热一热再吃一顿”的感觉。《魔童降世》的创作思路是“旧瓶装新酒”——表面看还是《哪咤闹海》的故事,但角色设定、人物关系、故事主题全部重置。

哪咤是魔丸,敖丙是灵珠,两人不是敌人,更像是朋友。哪咤和李靖不再剑拔弩张,而是父慈子孝。故事主题不再是“反抗强权”,而是“打破偏见,勇敢做自己。”《哪咤重生》的创作思路是“新瓶装旧酒”。它的特点就是在创新中传承。最直接的,就是这个现代版的青年哪咤。

故事发生在封神大战三千年后的东海市,主角是一个热爱机车的青年李云祥,他被哪咤选中作为这一世的化身。很颠覆,很新奇,但仔细想想又很合理——既然是神话人物,活几千年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不能来到在现代?而且《哪咤闹海》中的哪咤,是一个很有反叛精神的人物,放在现代,似乎没有比朋克风更合适的了。

到了现代,如果头上再有两个鬏就不合适了,但没有也不太好,所以就设计成一个鬏。此外,李云祥的眼睛形状也参考了《哪咤闹海》里丹凤眼的设计。

而鱼肉百姓、不给降雨的龙王来到现代,变成垄断淡水资源的德兴集团大老板,不能说完全相同,简直是一脉相承。

三太子敖丙曾经被哪咤抽了筋,被龙王救活,并装上了金属脊椎。又上演一出现代版的“扒龙筋”。

《哪咤重生》的故事主线和《哪咤闹海》大体一致,主题还是“反抗强权”。(弱化了原作“反抗父权”的部分,这一点改编倒是和《魔童降世》方向一致)有人会说这个故事内核太老套,但本来这部电影已经有太多新颖另类的设计,已经让部分观众无法接受了,如果故事还和经典版没有任何元素保留,更会被批评“胡编乱造”,那就太出力不讨好了。而且我二刷后才意识到本片的内容并不单薄,只是影片节奏太快,有很多信息让观众来不及消化。比如,除了显而易见的“李云祥从凡人到成为哪咤”这条线外,还有一条关于哪咤的角色转变。片中的哪咤还原了封神演义里的“杀神”形象——“神通惊人,暴烈猖狂,见神杀神,见妖杀妖”。当李云祥想杀人的时候,哪咤的元神就会出现;而当他想救人时,却怎么也唤不出哪咤的元神。

所以片中的最终决战,哪咤的元神没有出现,是李云祥自己打败了BOSS。所以片中的最后一场高潮戏,并不是杀人,而是救人。哪咤和李云祥都变得更像对方,最终合二为一。02三个彩蛋,一盘大棋除了电影本身,片尾的三个彩蛋同样让人惊喜。第一个彩蛋,我们看到了杨戬的三尖两刃刀、哪咤的风火轮、四大天王的琵琶等法宝,揭示了追光动画封神宇宙的存在。第二个彩蛋,是关于《白蛇2:青蛇劫起》的,预告中青蛇似乎也来到了现代世界。也就是说,《白蛇》系列可能和《哪咤重生》在同一个宇宙?联系《白蛇:缘起》结尾彩蛋,水中疑似龙王的影子,这种猜想不是没有可能。

第三个彩蛋,是关于杨戬的,和《哪咤重生》同一个宇宙。《白蛇2:青蛇劫起》今年上映,《杨戬》明年上映……好家伙,是不是有漫威宇宙那味儿了?先用几部单人电影铺开世界观,然后角色汇聚在一块,来一个英雄集结、神仙打架。而且追光搞的也不仅限“封神宇宙”,还有白蛇、悟空,应该说是“中国神话宇宙”。还记得吧,彩条屋那边也有一个“封神宇宙”。但实际上,《哪咤之魔童降世》和《姜子牙》的制作方分别是可可豆动画和中传合道,两部电影在制作时是各自独立的,只是投资方彩条屋在上映时做了“封神宇宙”的宣传。

不过现在看来,彩条屋的后续作品可能会在立项时就考虑设定在同一宇宙了。届时我们将看到追光和彩条屋两个中国传统神话的电影宇宙,就像好莱坞的漫威和DC一样,两大公司同台竞技,我们观众有眼福了。03追光动画:从“皮克斯”到“漫威”追光动画的故事,最早可以从2005年讲起。那一年2月,中国有个叫王微的年轻人创办了一个UGC(用户生产内容)网站:土豆网,网站slogan是“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此时,后来风靡全球的YouTube还没上线。

此后几年,国内视频网站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且都走上了PGC(专业生产内容)之路,平台都不再产生内容,而是开始砸钱购买影视剧版权。2012年,王微决定卖掉土豆网,决定办一家动画公司。2013年,追光动画成立。仰慕皮克斯的王微,理想是做出具有国际一流水准中国文化特色的动画电影。在一些媒体报道中,追光动画也被称作是“中国的皮克斯”。追光动画的第一部电影《小门神》,是一部非常有“皮克斯”气质的电影,设定新奇,故事围绕中国传统文化,定位合家欢。

就在这部电影快完成时,彩条屋投资、十月文化制作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引爆了2015年的夏天。6个月后,《小门神》上映,票房口碑反响平平。之后的两部电影《阿唐奇遇》《猫与桃花源》都遭遇了更为惨烈的票房失利。后者2100万的票房,让我以为再也看不到追光的下一部电影了。

没想到,2019年初,追光拿出了一部《白蛇:缘起》。这是追光第一次放弃原创IP,转向从中国传统神话故事中寻找灵感。但追光并未放弃创新,他们找到的改编角度是讲述许仙前世“许宣”的故事。

更加成熟的制作和故事,让它成为追光口碑最佳的作品,最终获得4.7亿票房,成为追光成立6年来第一部盈利的电影。这就可以回答那个问题——为什么不做原创IP?因为即使这些动画人有理想、有热情,但起码先要让公司活下来吧。2016年,《白蛇:缘起》的黄家康和赵霁兵分两路,前者去做《白蛇2》,后者去做《哪咤重生》。现在,赵霁的下一部电影*已经做了一年了。(*导演未明说,应该是《杨戬》)追光的“中国神话宇宙”大幕徐徐拉开……从“中国的皮克斯”到“中国的漫威”,这既是追光的选择,也是观众和市场的选择。结果究竟如何,一起祝他们好运吧!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欢迎分享点赞在看三连,支持我们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