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临帖需要临多长时间才能脱帖独自书写?

雨中呼喊

雨中呼喊

2020-01-14

我们学习书法最佳的途径就是临帖,而临帖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我们不断的去掌握古代书法家的书写技巧,体会古代书法家书写姿态的一个过程。

总体而论,这个过程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我们称之为入门和熟悉的阶段

在这个阶段中,我们是一开始刚刚接触到临帖这种形式,所以有必要掌握一定的方法和技巧,对临帖有一定的认识,在熟悉了之后,我们才能够谈到对具体技法的掌握和锤炼的问题。

第二个阶段,我们称之为不断的提高和努力的阶段。

在这一个阶段,我们已经对这种形式有了一定的了解,而且也掌握了一定的技巧,那么在这个阶段,我们主要的任务就是不断的去重复和训练,去巩固我们已经掌握到了方法,把这些方法内化到我们自己的书法书写的动作体系里面,不断的加以熟练,最后达到自然而然的境地。

第三个阶段,我们称之为瓜熟蒂落的阶段。

在这一个阶段,我们最主要的任务不仅仅是掌握一定的技巧和把技巧训练到熟练,而且还要将这些内容掌握到新的境界,即自然而然就能够能够下意识的书写出来。

比如我们写一个横画,在这个阶段,我们要非常轻松就可以写出来,这就好像我们走路,吃饭和喝水一样自然方便,这样的程度就是我们所要追求的一个境界,也是我们称之为瓜熟蒂落的阶段。

第四个阶段,我们称之为陌生化的阶段。

这个阶段有一点难理解,但是他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让我们达到以对已掌握内容的超越和创新。

陌生化这个词是来源于文学理论批评中的一个专有名词,而所谓的陌生化指的是:

对常规常识的偏离,造成语言理解与感受上的陌生感。在指称上,要使那些现实生活中为人们习以为常的东西化为一种具有新的意义、新的生命力的语言感觉;在语言结构上,要使那些日常语言中为人们司空见惯的语法规则化为一种具有新的形态、新的审美价值的语言艺术。陌生化乃是各种艺术的一个基本法则,作为一门语言艺术,修辞也对此有特别的重视。它在语言运用中,变习见为新异,化腐朽为神奇,传递鲜活的感受,制造令人震惊的效果,是修辞艺术中的普遍现象与基本规律。

正如俄国形式主义学者什克洛夫斯基在论及陌生化问题时所强调的那样:

“艺术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使人恢复对生活的感觉,就是为了使人感受事物,使石头显出石头的质感。艺术的目的是要人感觉到事物,而不是仅仅知道事物。艺术的技巧就是使对象陌生,使形式变得困难,增加感觉的难度和时间长度,因为感觉过程本身就是审美目的,必须设法延长。艺术是体验对象的艺术构成的一种方式,而对象本身并不重要。”

因此,当我们不熟悉的时候,也就实现了对本来我们熟悉的事物的“陌生化”,容纳了很多不为人所知道的新内容。

中国古代书法家的“陌生化”理论

对于陌生化,古代的书法理论家,也有一定的论述,清代冯武在《书法正传》中认为:

书必先生而后熟,亦必先熟而后生。始之生者,学历未到,心手相违也;熟而生者,不露蹊径,不随世俗,新意时出,笔底具化工也。

这样一个循环往复,不断推动这事物由量变到质变、最后又从质变回归量变的过程,才是一个完整的认知过程。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陌生化最为主要的作用,其实就是帮助我们达到技法和风格的创新。

正如清代方薰在《山静居论画》说的那样:

学不可不熟,熟不可不化,化而后有自家之面目。

所谓“化”其实就是理解,将其变成自己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创新。

陌生化与书法创新

而我们知道,一门艺术,如果没有创新也就没有发展,如果只是继承而没有创新,那么这门艺术是不断退步的,最终是被淘汰的,只有创新才是艺术不竭生命力的源泉和它发展最为根本的动力。

而陌生化其实就是我们达到创新的最高境地,陌生化不是让我们去推翻我们已知的技巧和方法,不是翻前人的理论经验,而是把前人的理论经验打扮成其他的样子,变换一下其他的内容,让人们看不出来,从而产生一种欣喜的感觉。

比如说我们对于笔画的书写,在技巧上,我们可能会采用藏锋、露锋,方笔、圆笔等多种的方法。

但同样是运用这些方法,不同的人达到的书写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在我们学习的阶段,有可能我们所接受的方法是先藏锋,然后再露锋。那么我们在陌生化的阶段,就可以采用不同的笔法,甚至是调换笔法技巧书写的次序,这样就可以达到风格上的创新。

这四个阶段,涵盖了我们学习书法的全部过程,从一开始的入门不熟悉,到中间二三阶段的逐渐熟悉,以至于到最后达到对于以前学习成果的一个超越,这样的一个过程是一个艺术家艺术创作和艺术学习的普遍规律。

不管是书法也好,还是其他的文学创作也好,基本上都是如此,比如写作。写作是从模仿其他人的作品开始的,在模仿好了其他人的文学作品之后,我们就可以思考怎么样加入自己的东西。而加入自己的东西,不是对我们已经掌握知识的否定,而是把它给陌生化,通过另一种方式,“变化一下时装”,把它表达出来。

在这四个阶段过程中,比较难以处理的就是从熟练最后达到创新的过程。

出帖的疑惑:理论与途径

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疑问,究竟我需要多长时间的训练才能达到最后那个境界呢?

实际上,关于最后所谓创新的提法,并不是我一个人的独创,古代书法家对于这个问题早就有了比较详细的论述,比如清代书法家王铎说:

“学书之始也,难以入帖;继也,难以出帖。”他的学书方法是“一日临池,一日应酬请索,以此相间,遂为常规,终生不变。”

在这里,王铎认为学习书法有两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一件事情就是“如何入帖”,另外一件困难的事情就是“如何出帖”。他给出的方案就是“以此相间”、“终生不变”。

但是如果单就理论上来说,到底存不存在完全意义上的脱离字帖而独自书写的状态呢?实际上没有。

因为任何一个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其最终的根源都是来自于上一辈艺术家自己的创作经验而来的。正如牛顿在谈到自己科学成就时候所说的那样,他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发现了世界的科学真理。

所以,每一个艺术家、书法家不可能完全脱离字帖,单纯随心所欲的进行艺术创新。

汉字艺术性的最初源泉和流变——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而很多书法学习者、书法爱好者心中都有一个这样的逻辑,如果说每一位艺术家的艺术灵感是源于对前辈的学习,那么书法文字最初的起源者又是学习的谁呢?

这不仅是一个刁钻的问题,而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我认为中国书法,或者说中国文字最初的起源,不是人,而是自然客体。早期书法的发展和文字的发展不能完全独立拆开来看。因此,文字发展史几乎等同于书法史。只有当文字书体发展完备、书体书写进入风格创新期的时候,中国书法和中国文字才开始独立起来,成为两种完全不同的门类派别。

我们知道中国祖先在创制文字的时候,一开始是象形文字,象形文字实际上就是对自然的模仿和再现。

这写文字创作的过程,融入了祖先对于自然的观察,它们师法自然,才创作出这些文字的。当象形文字有了一定的成熟体系之后,对文字的书写表现已经从一开始对事物特征的归纳——比如太阳是圆的,月亮是弯的——开始走向对事物表现生动性的追求——比如看看谁写的“日”写的更圆、月亮画的更“弯”。

这个过程,一个是定性质的过程,一个是定量的过程。随着人们对定量的不断追求,对于汉字书写的线条艺术性也就有了初步的追求,汉字外形轮廓、线条是否具有美感、表现力成为汉字书写艺术性最初的开始。

因此,整个书法艺术最初的起源是“师法造化”,最重要归结到“中得心源”上来。

而我们现在的艺术创作,已经脱离了最初对自然的学习,开始走向对前人“心源”的总结

学习上了,这也是我们不断进行书法艺术创新的原因所在。

猜您喜欢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