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员雨中下跪:3元停车费相持40分,为何这是人间极耻?

完美自己

完美自己

2020-01-14

日前,“咸阳秦都高铁站,收费员跪地讨要停车费”的话题,在社交媒体上触发广泛热议。据悉,在雨中,一个小伙子,因为3元停车费(按停车次数算,还是按照停车时间算产生纷争),与收费员相持40分钟,最终交涉无果,收费员无奈之下,在雨中向车主下跪,经路人相劝后,才结束这场“膝盖碎地”的不对等之争。

就事论事,关于“停车费的收费标准”,在很长一段时期中,受到很大的诟病。但是,随着相关规则的完善,基本的共识已经浮出水平。一般来讲,商业服务型的停车场,都是按照小时进行计费的,并且,不足1小时的的情况也按照1小时进行收取。

这导致,超过半小时的情况,按照1小时收费还能被理解。但是,如果超过几分钟,就按照1小时算,自然会有车主觉得不合理。但是,普遍的商业服务型停车场的情况是,就算超过1分钟,也按照1小时算,这已经形成“惯例”。只是,多数时候,因为涉及的金额较小,大多数车主也只是吐槽了事儿,并不会去“较真儿”。

说到底,很多事儿,要是“较真儿”起来,可能确实是个问题。但是,在“咸阳秦都高铁站,收费员跪地讨要停车费”事件中,我们并不否认车主所提出的问题,但是,他不应该以“不合理的诉求”,去为难一个基层的收费员。因为,收费员只是执行停车场公司的收费标准。

 

而作为当事车主,正确的方式,应该是先把钱付了,然而拿着停车费结算单,去相应的维权机构,进行投诉和交涉。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而是以强势的态度,将收费员的膝盖,碾成稀碎。据当事收费员所说,在相持的过程中,他无奈中说出一句:“你在车上吹着暖风,我在下面冻着,这停车费就当我替你认了”。之后,车主竟然向公司投诉服务态度,让重新派个收费员他就交费。

从这个层面上讲,“停车费之争”,已经彻底走向“尊严之争”。但是,当一个月薪仅有2700元的收费员,在面对车主的强势气焰之时。公司的风向自然会倒向车主,然而,在担忧被扣工资的情况下,收费员下跪,车主只能不欢而散。可这背后的“极耻”,却值得深思和追问。

如果说车主(顾客)是上帝,那么公司(服务平台)就是婢女总管,而收费员(服务员)自然就是婢女。这个比喻虽然不一定恰当,但是,在可触及的现实图鉴里,貌似就是这么回事儿。这导致,如果顾客不满意,遭殃的永远是服务员,即便顾客是错的。

因为,谁都清楚,公司(服务平台)永远只看结果。甚至,很多时候,为平息纷争,员工很容易成为牺牲品。不得不承认,员工相对于公司来讲,是弱势的一方。虽然,从法理层面,都早已明确各种权责义务,但是,真实的世界里,员工被公司碾压的情况,早已成为潜藏图鉴。

尤其,在技术含量不高的领域更是如此。因为,谁都清楚,公司换人的成本很低,有时候就是老板一句话而已。所以,当很多人批评收费员没尊严的时候,其实有些唱高调。因为,他月薪才2700元,而且还是基于工作不出问题的情况。这种时候,他下跪,肯定是不愿丢掉工作,因为沉重的生活在背上,他不能失去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据说,因心脏问题,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

当然,在这场“较真儿的维权”中,最大的败笔不在维权,而在于通过可见的丁点儿理由,就会发酵出玩死对方的气势。于是,在可见的范围内,如果顾客不满意,最先遭殃的肯定是服务员。因为,如果服务员不能达成顾客的要求(无理的),那么遭殃的依然是服务员。

从根本上讲,这是顾客是上帝,所带来的一种消极反应。当然,其中有积极的意味,也就是作为服务提供商,要尽可能地让顾客满意。但是,由此所带来的服务者焦虑,确实是存在的。因为,在一些服务型公司中,只要服务者跟顾客起冲突,服务商就会惩罚自己的员工。

这种普遍存在的逻辑,已经成为一种潜在的共识。所以,顾客越来越难缠,就是因为人家花钱,所以必须服务好。但是,我们要知道,无论是服务者,还是被服务者,都是有尊严的。因为,我们可以确信,当收费员雨中向车主下跪时,车主对收费员已经狩猎完成,只不过用力太猛,难以收场。

毕竟,很多所谓的“维权”,其实都是在斗气。在“3元停车费相持40分钟”的事件中。如果,让车主再次选择,他可能不会那样无聊。毕竟,因为3元钱耽误40分钟,“性价比”真的不高。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关乎停车费的收取标准,真的应该掰开来看。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如果收费较高的情况下,可以将“收费单位”定为半小时(不足半小时算半小时)。当然,如果属于长期停车,可以制定更合理的收费套餐。总之,作为停车费的标准制定,一定要尽可能的双赢,只有这样,收费员才不至于夹在中间受委屈。

所以,对于停车场公司来讲,在具体的运营过程中,一定要多吸收车主们的建议,而非“一刀切”地进行具体的标准划定。说实话,如果停车十几分钟,就按照一小时,或者一次算,本身就存在不合理的地方,而这些问题,显然是要从日常运营情况,顾客实际感受出发。

说到底,出问题是“标准的制定者”(服务平台),但是,最受伤害的却是“收费员”。因为,谁都清楚,收费员只是进行收费。他的工作意志,完全由“停车场公司”(服务平台)控制。但是,出现问题的时候,大多数却只能自己面对。而这似乎,才是“膝盖碎地”的核心推动。

虽然,事后,涉事停车场管理人员表态:“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扣收费员的工资”。但是,这并不能否认,收费员的担忧是一种过虑的表现。因为,在整个服务型企业的认知中,“顾客生气,员工遭殃”已经成为一种铁律。所以,当车主进行投诉时,收费员就已经沦陷。

并且,这也再次实证一点。当一个人无法直接打击对方时,最可怕的逻辑就是“借力打力”(利用公共维权,挟持服务平台对员工下手)。虽然,这好像把服务平台看得有些“弱鸡”。但是,在可见的图鉴里,有几个服务平台能坚守所谓的“正义”,并站到员工一边呢?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