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生自杀,仅仅是被PUA这么简单吗?

深沉的少年

深沉的少年

2019-12-14

这几天,南都周刊出了一篇报道,讲述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而看过包丽和男友牟x翰的聊天记录以后,大家感到不寒而栗。

包丽的母亲甚至补充证据提交警方,认为女儿是被男友“精神暴力致死”,也就是“逼死的”。

我们今天要讨论的就是,这就是PUA吗?PUA全称是pick up artist,翻译成中文就是:泡妞专家。本义上,它的旗帜是:帮助不善言辞,不懂交际的内向宅男去搭讪女孩,交到女朋友,遇见幸福爱情。但是,PUA在传播过程中已经变质,尤其传入我国后,变成:如何能迅速和女孩上床,如何让女孩百依百顺。

我一直在关注一些PUA课程,讲真的,我认为PUA课程90%以上跟我们女的没有关系,它就是一个鸡贼男骗傻逼男的诈骗团伙。因为傻逼男从鸡贼男那里学来的一套,根本没有任何实用价值,根本骗不到女的。我就遇见过一个真实PUA毕业的男的,联谊过程中还理直气壮问我们,男的为女人买单了,但没有跟她上床,为什么事后不能把钱要回来一半呢?你看这种傻逼问题,需要回答吗,连吐槽都懒得吐槽。

PUA当然是有害的,但我认为牟某翰和包丽事件比PUA严重得多,它是一种精神控制,也可以算作一种家庭暴力。

首先我不认为牟某翰不是学过PUA,是天生就会控制别人。可能是他家境比较好,生活一直很顺利,所以牟的处事风格非常明显:我要的我就一定要到手。

精神控制的第一要素,就是大家来找茬。在包丽事件中,很显然,这个点是:你不是处女。

我们在他们两个人的聊天记录中,可以多次看到牟某翰反复提及此事。

大家仔细看,他提及这件事是分三个层次的。

第一个层次:你不是处女了,你错了;

第二个层次:你不是处女这件事,伤害到我了;

第三个层次:你不是处女,你好傻啊。

精神控制狂呢,是很会找对方差错的。其实在一段关系里,找茬很容易,你一定会出错。不是处女这件事,对于控制狂本人来说,太好用了,百试百灵。

它比:你今天迟到了,你没有陪我过生日,你不重视我,更有效。为什么,因为“处女情结”是整个社会对女性的压迫,它是有社会基础的。

如果一个男的,现在跑出去跟别人说,我老婆什么都好,就是不是处女,我很头疼。是会被人理解的。大部分人听了,甚至会产生共鸣:你老婆确实对不起你。

而牟某分的这三个层次又很高明,因为你光是指出对方错误:非处女就是贱货,非处女就是不要脸,是无法控制对方的。这只会带来对方的反感。所以牟某翰有了第二步:你的错误伤害到了我。

在另一个精神控制的例子中(来自私信投稿),控制狂找到的对方错误是:异地恋。异地恋你根本不能够保护我为我做任何事,别的情侣在过节日和七夕的时候你永远都不能在我身边,别人都可以和男朋友亲亲热热,为什么我恋爱就必须承受这样的痛苦。

你看,这看起来是不是更合理了,这个带来的痛苦更直观。

牟某更加高明的是,他还有第三个层次,是心疼。你为什么不是处女啊,你为什么把第一次给你前男友啊,他根本不会像我这样珍惜你,你好傻啊。听起来是不是还有点感动!是不是觉得他还挺为你着想的。

这时候前两步达成的效果,第一步,说你犯错犯贱,你产生了自我否定。第二步,说你伤害了他,你产生了内疚、第三步,在你伤害他的基础上,他还在为你心疼,你感动不感动?

这一套混合拳,已经把受害者打晕了。

为什么我说精神控制是家庭暴力的一种呢,大家看,这种模式是不是和家暴很像。家暴并不是一直都是暴力,还夹杂着很多甜蜜和欢乐。这是一个套餐,一个巴掌一个枣,先把你的人格贬损到地底,然后对你甜言蜜语,为你舔脚膜拜。受害者又会觉得:他对我还是挺好的啊。


 

精神控制狂在完成第一套组合拳以后,就会不由自主地开始第二步:叫补偿。

不管是你非处女也好,异地恋不能陪伴我也好,你总得补偿给我吧?

拿什么补偿呢?这就开始精神控制的第二步。

一般这时候,精神控制狂非常精明,他不会一次就说出自己的目的,因为他还不知道你的底线在哪里。他要试探。

这时候精神控制狂的第一步基本上表现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要什么!我就是很痛苦!我每次想起你在那个男人身下呻吟,我恨不得杀了他也杀了你,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折磨我。

好,这时候受害者就会被迫主动提出offer:

那我给你买东西!

那我给你写论文!

那我把我自己奉献给你!

这时候的补偿都是物质上的、控制狂不会挑选这个结果。

为什么,因为太轻易了,他们要的是你也痛苦,你拿点钱,熬几个夜,这事儿就想过去了?不可能!

他们通常会选择什么呢?身体伤害。

例如:你跪在我面前狂扇自己二十几个耳刮子!

你用刀在自己手腕划几十条血痕。

在身上纹:你是xxx(控制狂)的一条狗

以及牟某想出来更为恶毒的:你为我怀一个孩子再去打掉它,跟我看病历记录。

我看到这个聊天记录的时候,我真的觉得,牟某太恶毒了,因为他要的惩罚是身心双重伤害的。

而且大家发现没有,他非常狡猾,在包丽拒绝了这个选项之后,他没有坚持,他提出了第二个选择:你去医院做绝育手术,把输卵管带回来给我。

因为他知道这就是试探底线,就像谈判一样,是讨价还价。他一开始就开了一个最高价:人命。被拒绝以后,提第二个最高价:人体器官。

为什么要这么操作呢?利用心理学上的还价心理,先说一个最过分的,当这个最过分的被拒绝以后,第二过分的就会好受很多。例如,今天你上班,老板说,要降薪,你肯定不同意啊。但是老板如果跟你说,现在经济下行,我们要裁员了,你滚蛋吧。然后你说,老板,不行啊,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需要这份工作。老板说,这样啊,如果要继续干下去,我们可能付不出这么高的工资,要降一点。这时候你不但觉得降薪可以接受,甚至还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幸运感。牟某翰就是利用同样的方法。

当受害者让步到:允许对方伤害自己的身体时候。精神控制已经完成了2/3,最后一步就是加紧联结。我看很多人分析,说包丽有慕强心理,我不认同,相反我认为她是圣母的可能性,要超过慕强。

大家看,她和牟某翰的微信备注名字,牟某翰叫她:妈妈。而她对男朋友说话的时候也是自称:妈妈。说明在这段关系里,映射的是包丽认为自己是照顾的一方,牟某翰是被照顾的一方。包括借钱这个行为都是,牟某翰家境良好,甚至比包丽都好,他也没有赌博吸毒恶习,我认为他的借钱行为就是向包丽展示:我需要你,我在各方面需要你,我就是你的儿子。

还有牟某翰毫不掩饰,把自己厚黑官场手段毫不吝啬地教给包丽,指导并炫耀自己的精明能干,牟某翰把包丽带回到北京家里同居,真正的朝夕相处。要知道在恋爱关系里,把对象带到自己家里住,是一种极大的关系进展,也是一种对对方的认可。在牟某翰的精神控制里,这必然是一种恩赐:我都要带你回家了,你要好好听话,我就会娶你。就像你老板给你画饼一样,这是对未来的美好展望。而且牟某翰这种:袒露自己生活的行为,在包丽看来,那就是:他真的好爱我,好信任我,什么都跟我说。我们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

你要知道,一个人可以选择自己的恋人,但永远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和小孩,所以当牟某翰把这段关系从男女朋友加固到母子关系,正式完成了全部的精神控制,包丽犹如落进了蜘蛛网的小虫子,再也爬不出来。

有的同学一定会问,包丽为什么不跑呢?这么恶心的男的,应该远离他。是的,在南都的文章里,她试图逃跑过几次,都失败了。在这次自杀之前,她甚至还割腕过一次。但没有用,就像家暴者也很难逃脱一样,被精神控制的人也没有这样容易跑掉。

首先,我们说与精神控制狂谈恋爱是能体会到很大的快乐的,比和一般人有意思。为什么,因为狗血啊,刺激啊,控制狂甚至会跪在你面前用头撞墙,在大雨中呼喊你的名字,把偶像剧里演过的全给你来一遍,刺激当然比普通人恋爱大多了,

第二点,控制狂是强行给你灌输他的情绪的,他快乐的时候,也要你快乐。控制狂通常会紧紧抓牢被控制对象,会比普通人更加用心对待受害者。因为很多时候,精神控制狂也确实在爱,并不是说这份爱是假的,不仅不假,可能比普通人热烈个几百倍吧,对方当然会感到这种汹涌的爱意。

第三,就是王小波说的,你什么时候感觉到空气很好闻,就是你从茅坑里出来的时候。当你被精神控制狂疯狂贬低,他让你痛苦,难受,压抑,又雨过天晴的时候,你是不是会觉得,松一口气,觉得生活格外美好?

再加上,牟某翰手上有包丽的裸体照片,性爱视频,并且威胁她如果分手就会发在朋友圈。

包丽没有逃离吗?她用最后的方法逃离,逃离这个世界可能就可以逃离牟某翰。

好,然后我们再来说,牟某翰是心理有问题吗?我觉得取决于他的自杀是真的还是假的。之前南都的文章里,有说他曾经服用过量安眠药,去医院洗胃了,并且有这张病历的图片。但今天豆瓣有帖子说,这个病历是伪造的。

如果他真的自杀过,那么我觉得他就是渴望在亲密关系里永远处于强势,并且身在地狱要把女朋友一起拉进地狱。

如果病历是伪造的,根本没有发生服用过量安眠药这件事,那么牟某翰就是故意伤害,他只是在施加压力,反复证明:你(包丽)差点让我送命。我为了你差点死掉。只不过是精神控制到了另一个高度而已。他只想控制自己的奴隶,奴隶的奴隶逃脱,让他不得不采用高压政策。

最后说一下,精神控制狂到底在想什么,很简单,权力。就像酒桌上敬酒,领导一定要你喝醉一样,你喝多了领导本人身体上能感到多快乐吗?不能,他就是要展示权力:我可以让你难受。

这就是权力的魅力,牟某翰可能因为家庭关系,长期耳濡目染,包括在学生会当副主席,拥有权力实在太爽了。一旦包丽要逃,要反抗,就是权力在失去的过程中,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发生,逃跑只会引来更强的精神控制。

希望本文,能让正在遭受精神控制的同学,能够认识到:你正在被深深伤害,勇敢求助父母和朋友,早日逃离魔掌,和精神控制狂谈恋爱,是会送命的。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