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御用药方集《御药院方》

理智的瘋纸

理智的瘋纸

2021-01-14

御药院方 日本宽政千贺芳久活字本

《御药院方》全书共11卷,收方1000余首,包括内、外、妇、儿、五官、养生、美容等多方面内容。为元代宫廷医家许国祯所着。该书以宋金元三朝宫廷御药院所制成方为基础,进行校勘,修改其错误,补充其遗漏,于元至元四年刻板成书。至元二十二年(1285),许国祯还奉元世祖之命,召集各地医家,与翰林承旨撒里蛮共同主持了增修《本草》的工作,元代着名医家罗天益等20人参与了增修。《本草》的增修工作历时将近4年,到至元二十五年(1288)九月书成,名为《至元增修本草》,是元代唯一的官修本草,可惜该书已亡佚。

癸巳新刊御药院方 朝鲜活字本

由于《御药院方》收集的多是宋金元三代的宫廷秘方,所以能较全面地反映当时宫廷用药的经验。不少方剂还是一般方书中所没有的,因此可谓一部名副其实的宫廷秘方。

御药院是宫中的御用药房,掌管宫内药品的采购、保管、加工制作等,设有典御、药童、匠等岗位。皇上吃的药直接由御药院制成后试尝,然后进给皇上,因此责任也非常重大,直接管理者又增加了由内侍省派来的太监,由他们进行监察,检查最后的成药和处方上的分量、调剂方法是否一致,是否符合药理,稍有差错,御药院的御医就会被处以绞刑。宋代,皇上外出巡视的时候,尚药局、御药房也要派人随行,每次一去就得跟着二十多人,以备皇上在巡视途中生病之需。御药院还有一个职责是为皇上制作禁方,这些禁方是历代宫内秘不可宣的药方,御药院炼制成功后,把这些秘方整理好,许国祯的《御药院方》便就是我国的第一部皇家的御用药方集。

许国祯(生卒年不详),字进之,元代绛州曲沃(今山西省曲沃)人,他出生在一个懂医的官宦之家,祖父许济曾任金朝绛州节度使,父亲许日严曾任荣州节度使判官,都懂医药并曾行医治病。许国祯的母亲韩氏,曾以食医的身份侍奉元世祖忽必烈的母亲庄圣太后。在家庭的熏陶下,许国祯青年时代就博通经史,而尤精于医术。后来,许国祯曾与元世祖忽必烈一起出征,是着名的宫廷医家。许国祯还着有《医学源流》一书,但今已失传。

《御药院方》在元代刊印之后,在明代中国内地就失传了,但幸好元代刊行后流传到了朝鲜,朝鲜又根据元刻本进行了活字翻印,朝鲜本又流传到日本,日本宽政年间千贺芳久用朝鲜本模仿乾隆聚珍版样式活字刷印了250部,后来又才再度回传到国内。现在有人民卫生出版社和中医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本子。

《御药院方》十一卷朝鲜活字本。不题撰人名氏,首有高鸣序。据序,称太医提点荣禄许公所撰集,日本多纪栎窗考为元许国桢,当得其实。首题“《癸巳新刊御药院方》卷之第一”,目录末有钟形木记曰“颐真堂记”;又有琴形木记曰:“平阳府司家印”。此本有日本宽政戊午医官千贺芳久活字印行。又按:此书有元至元刊本,有二十四卷,旧为张月霄所藏,今在归安陆氏。据《爱日精庐藏书志》跋,称:卷五“槟榔圆”下,注“泰和五年”云云;卷七“半夏利膈丸”下,注“崇庆元年”云云;卷九“两炒圆”下,注“大安三年”云云;卷十“酸枣仁煎”下,注“兴定五年”云云。今检此书皆无之。而“半夏利膈丸”在第五卷,未知此为后来删本欤?抑彼为增入欤?俟再详考。

据丹波元简在书后跋文中说:“壬子夏日借抄于佐伯侯红粟斋”。千贺芳久则谓:“佐伯侯…内藏中有元御药院方。法眼多纪君乞而誉之,余从而借读之…因僦工而上木”。而丹波元胤在《中国医籍考》本书条目后,进一步说明:“佐伯毛利君所藏系朝鲜活版,盖依元本而配印者。宽政戊午(1798年)冬,千贺芳久仿乾隆聚珍之式刷印是书二百五十部,请先子跋之。庚申春,先子建言,以数部付崎阳镇台丰后守肥田,送清商沈敬瞻”。《御药院方》由元初刊行,经朝鲜半岛、日本兜了一个圈子,又珠还合浦,回到中国,复出于世,这是中国、韩国、日本三国医学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也是三国医学香火因缘的延续和汉医专家学者友谊的见证。(杨波)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