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的困境,并不只是资本家和劳动者的矛盾那么简单

有梦去努力

有梦去努力

2020-09-16
9 月 8 日,公众号「人物」发表了一篇讲述外卖员生存现状的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这篇历经半年调查,通过与全国各地数十位外卖骑手、配送链条各环节的参与者、社会学学者的交流而产出的文章刊出之后就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刷屏,外卖员受困系统之苦的问题成为了社交媒体上所有人都在讨论的问题。文章挺长,看完需要一段时间,所讨论的内容也很复杂,在文章里你能看到单个外卖员的困境、外卖员整体的问题等,转发的很多人,除了同情外卖员之外,很多人可能也出于一种共情,与外卖员受困于算法系统相比,作为弱者,我们每个人都陷入一种难以挣脱的困境。转发这篇文章表明自己的态度,似乎也是在变相为我们自己发声。转发的声音中,对资本家的贪婪的谴责,对没有感情的算法系统的指责是其中的主流声音。就如同文章所说,很多人认为「让产品经理和算法工程师都去当一个月骑手」,甚至「让王兴亲自去送外卖」就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还有很多人呼吁平台延长派送时间,并且表明自己对于时间没有那么看重。怎么说呢,在这些人看来,似乎解决了这些,就能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文章中提到的诸多问题,能够拯救在算法驱使下冒着生命危险工作的外卖员。在很多人眼里,这就是一起典型的资本家为了逐利拼命压榨工人的典型案例,我们要通过各种方式施压让资本家意识到问题所在,让他们能够更人性化一些。真的是这样的吗?我们翻阅了一些与之相关的报道,发现矛盾并没有那么简单,而解决的办法,也丝毫不简单。…这是资本家和工人的矛盾没错,但是这只是其中的一种矛盾。换言之,如果把外卖骑手视为配送工具是一种对人类的异化的话,把企业家、技术人员、产品经理统统视为资本主义的图腾又何尝不是歧视?技术人员、产品经理努力工作的目标并不是为了更好地压榨外卖员,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受限于这个算法系统中。对于现下的我们来说,与每个人生活如此密切的外卖行业,已经是一个有着太多人参与的,也会影响到太多行业的体系了,不仅仅有着它本身的经济价值,还有着某种公共价值。「投中网」的文章以「人物」的文章为讨论对象,讨论了外卖派送这件事本身的复杂之处。

投中网  王兴应该尽快站出来,谈谈外卖配送基于这样的现状,让资本家共情外卖工人,显然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而且也很难做到。…为什么很难做到?因为资本家没有共情的必要,尤其是当下供大于求的劳动力市场,正如同「人物」文章所说,「他们不担心没人来跑,你不干,有的是人来干」。越是经济下行时期,就有越多这样的劳动者。靠谴责让资本家主动提高劳动者的待遇,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有竞争在,「三表蛇门阵」和「风月投资笔记」的文章都提到了这一点。「三表蛇门阵」的文章认为在当下的市场,「快」是用户在乎的,也是占据市场的重要竞争力。如果放弃了这一点,等于主动将市场让给竞争对手。

三表蛇门阵  你们的讨伐比外卖还快「风月投资笔记」的文章回顾了国内外卖行业的发展历史,分析了为什么反倒是没有人情味的美团成为市场老大的原因。对算法的极致应用才是美团胜利的原因,有人情味并不能帮助赢得竞争。

风月投资笔记  为什么看起来没人情味美团外卖赢了?因为有竞争,因为有那么多失业的劳动力在竞争这个岗位,靠舆论去推动资本家主动行善,看起来并不可行。…有不少文章给出了一些解决办法,当然,也有一些不靠谱的。我们先来看看其中一些明显不太靠谱的。首先是开头我们提到的「让王兴去送外卖」,即使不去详细分析,我们只看下现实中的案例即可。京东创始人刘强东曾多次体验京东快递员的工作,京东快递员的待遇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好。在「人物」的文章发出后,文章主角的公司之一的「饿了么」对此进行了回应,号召用户在点餐时主动选择「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的功能,给外卖员更多的配送时间,而饿了么将会对你的善意进行奖励。姑且不提饿了么在文章中简单将矛盾转移为消费者和外卖员之间矛盾的逻辑问题,单说延长等待时间这样的操作,如果只有这么一项改革,也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微博用户「陶然」在一篇介绍滴滴动态加价的博文中讲述了类似的故事。为了解决雨雪天气打不到车的问题,滴滴上线了动态加价的功能,目的是让更多师傅愿意接单,让更多人能打到车。但是该功能却遭到了很多用户的投诉,也没能让更多人打到车。原因何在?很简单,当一位接到 2 倍加价的师傅发现他只要继续等待,就可以等到 3 倍或者 5 倍的加价的时候,他肯定愿意继续等待而不是接单。因为师傅都想挣更多的钱。

而延长时间对于外卖员来说,效果亦然。只要有想多挣钱的外卖员,他肯定会利用多出来的时间多接单。…那可能的解决办法呢?从算法角度来考虑,通过某种行政手段和社会手段,让算法「向善」也许是一种尝试。尤其是这个系统本身对于劳动者本身的负面影响,对劳动者而言,已经提及的负面影响包括但不限于:很高的职业安全风险隐患;超长的劳动时间(加班不再有加班费、劳动时长不再受劳动法保护);几乎为零的劳动保障(很少有劳动合同、主要是不受劳动法保护的劳务合同);加速的劳动。

澎湃思想市场  技术能否向善:如何拴住给外卖员带来职业伤害的算法?而从长远来看,通过经济的发展创造更多适合的岗位,让劳动力本身变得重要,可能才是可能的解决办法。「观点不重要」的文章给出了这样的解决方案。

观点不重要  说说外卖骑手的困境当然,这些措施只是其中可能的一些,想解决这个问题,可能需要更多人的参与,比如作为当事人的外卖员、产品经理、技术,以及记者、专家等更多人的参与。推动公共议题的讨论足够深化,才有可能构建出更加持续可行的解决方案。而就在写文章的当晚,美团发表了对此事的回应《感谢大家的意见和关心,我们马上行动》,文章中给出了他们的几点方案:优化系统增加 8 分钟弹性时间、改变奖励方式、更好地解决安全问题,定期召开骑手座谈会听取多方观点等。可以说,针对「人物」的文章中提及的一些问题,都尝试进行去解决。稍微让人欣慰的是,从美团的回应中可以看出,他们没有把这件事当成简单的问题去解决,起码不是那种「只要做了某件事能解决问题」的简单程度。至于能不能解决,也只有更多人都参与其中之后,才能知晓结果了。
往期文章2020-09-08 | 网络暴力维护的不是正义,而是你我的正义感2020-09-04 | 20 年来职工医保的首次重大改革,为什么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2020-09-03 | 谭松韵母亲被撞案的讨论,为什么媒体沉默了?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