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贾玲是个胖子?

啰嗦少年

啰嗦少年

2021-02-23

看完李焕英,也看了贾玲关于母亲深切的怀念。也掉了泪。不过,擦干眼泪之后,我想问一个问题:为啥贾玲是个胖子?先声明一下,这不是批评。而是就事论事。《你好,李焕英》宣传海报前天晚上和朋友去看了《你好,李焕英》。挺好的一部剧。笑点很多,台词相当精干。演员的表演——尤其是张小斐的演技,相当出色。故事也很不错,切口小而紧凑。大量的怀旧画面,真实而亲切。除了后面有点儿冗长,其他都很好。 贾玲导演在这部剧中表现出惊人的爆发力,一路票房破了很多记录,真的是可喜可贺。看到她这样的女演员+女导演成功,真的很让人欣慰。因为,讨人喜欢的贾玲儿,和所有的胖乎乎的讨人喜欢的孩子一样,一直都让人心疼。不需要怀疑贾玲的真诚,和对自己母亲的深切怀念。但,我想换一个角度,去谈谈这份母爱。那天看完电影我发微博说了一句:“这样的母女关系,在本土是一种神话啊。”

(严歌苓的《一个女人的史诗》里,母亲对女儿的严厉,控制与恨,爱与吞噬,相爱相杀,才是常态)

电视剧《一个女人的史诗》剧照

但贾玲的母亲很早离世,享年47岁。那时候,贾玲还刚刚在上大学。死亡的深渊会美化一切逝者,也会给所有的关系打上遥远的柔光镜。核心词才是一个人潜意识的真正反映。“让我喜欢来了。”是这部剧的核心词。这词,贾玲抓的很准。和很多很多的胖孩子一样,她一直就是一个“让妈妈高兴”的大胖宝贝儿。成年以后,在演艺圈里,她也是小心翼翼地在观众面前,扮演着一个“让你们高兴”的大胖妮儿。吞咽所有的不开心,贡献一个可以让你们任打任踢总是好脾气的“心胸开阔”的情绪抱枕。她创作这部电影的主题就是:“我从小都没让我妈高兴过,现在我要穿越时光,去母亲未逝去之前,让我妈妈高兴高兴。”

这是个执念。细细一考究,里面隐藏着何等深重的内疚和自责。只是因为母亲早逝吗?只是因为自己对不起母亲的无微不至的关爱吗?如果李焕英一直输出的是一种无条件的爱,那为什么这样的爱产生的结果却是一个孩子深深的自责、深深的内疚呢?而且,贾玲为啥长成了一个讨好型人格的大妞呢?她是个好人,毋庸置疑。但透过心理分析的眼光,一看就是一个“不懂得爱自己的”好人。她曾经也是个清秀美人,在日复一日的“好人”角色里,不可控制地发胖,一次次减肥,一次次失败。

大学毕业时期贾玲和师傅冯巩演出照很简单,心理黑洞的人,最常见的一种失控,就是进食障碍,要么暴饮暴食,要么厌食。贾玲的童年,必然是一个食物方面被过度喂养的孩子。 而过度喂养孩子,恰恰是李焕英这样的妈妈最喜欢做的事。我在我微博不止一次写过我妈妈的“喂食强迫行为”。我们家有一些总会气氛紧张的时刻——开饭时间就是其中之一。我妈妈会要求所有人都准时准点出席,如果哪一个成员没有准时(或提前)出现在餐桌上,都可能引发她的暴怒喂孩子吃饭,也是我妈妈很喜欢做的一件事。她会很专注地喂孩子,一手捧着碗,一手举着勺子送到嘴边,那一刻她非常期待,几乎是全神贯注,而且不容拒绝。孩子张开嘴吃下去每一口食物的刹那,她下意识地嘴唇会努起来,抿一抿。而实际上,被喂的孩子,往往是吃下去超量的食物。而乖乖吃下去很多食物的孩子,会得到我妈妈和颜悦色的表扬。省给孩子吃,也是我妈妈必须要履行的一项职责,即使在现在食物完全不匮乏的时候,我妈妈也要时常重新上演:“妈妈舍不得吃,好吃的都省给你们吃”的剧情。即使那些食物我们根本不需要,甚至是身体的负担,她也强烈地期待我们吃下去。“不肯好好吃妈妈安排的食物”,在我家是一种罪恶,会引起我妈妈极大的愤怒。 我一直在追溯这样的喂食和愤怒的起源。 我有一篇写《暴龙妈妈》的文章,流传甚广。(3年前的网文,网上已经没有了,想看的朋友请移步今天的三条)那篇文章的最后部分,就跟《你好,李焕英》一样,是写了一个完美的鸡汤闭环。说来说去,还是要证明母亲不容易,母爱深沉而伟大。孩子要和有问题的母亲达成谅解。 我有一篇关于母亲的演讲,在北京卫视播出的,流传也很广。那都是真情实感。那期间我处于和母亲短暂的和平时期——在那一轮的暴击结束后的和平期。那一轮的情绪暴击难以想象也难以描摹。那年我得了急性胆囊炎+胆结石,结石已经把胆总管堵死了,不幸的是我恰好在老家,也就是和父母一起过国庆。当地医院建议保守治疗,输液期间(输液有个屁用),我妈妈和我妈妈安排的亲戚,真的是出于她们的好心,一直在劝我吃东西。而事实上,每吃一次东西,胆汁剧烈分泌一次,我可怜的胆都会膨胀一次。但胆总管是被结石堵死的。胆结石+急性胆囊炎的疼痛是难以置信的。夜里我开始默默搜索:胆囊结石—胆破裂—猝死。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进食对我非常危险⚠,只是觉得我难受极了,我有濒死感。甚至翻身都要非常小心,因为右侧内脏里似乎压着胀满水的袋子。我妈妈不可谓对我不好,一把年纪了,陪着我去做CT,在CT室外用瘦弱的身躯给我挡风。那会我很虚弱,靠着她的肚子。想着这是我被孕育和产生的地方。我泪流满面。 但是第二天,我启程去上海准备住院手术,那会我感觉已经非常不好了,一直有一种强烈的濒死感,我妈妈端了一大碗的米粥和其他食物,要我吃下去 那时候我已经知道她有根深蒂固的食物匮乏感生在那个饥馑的年代,她非常非常懂事,能有上学的机会很不容易,也许她就没有好好当过小孩,为了能够取悦自己的母亲,上中学的时候,她长期饿肚子,把学校配发的米粥攒在罐子里,攒几天,周末带回家供给自己父母和兄弟。喂养别人是她刻在骨子里的需要,想必对她来说是人生很温暖的重要情结。可是,回头想想,这对于一个孩子是不是太残酷了?成年人们为啥不能养活自己?为啥非得抠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口里这一口粮?而一个小女孩这样的“自觉孝顺”,得什么样的超人力量,压抑着内心那个饥饿的自我。这背后必然深种了自己对食物的不配得感。实际上,千年以来被剥夺优质食物供给的女人们,大多数都有这样的食物不配得感。我在其他文章里分析过,女人们不仅不能上桌,也不能吃优质蛋白优质脂肪这些特别有营养的东西,一般都是捡剩下的残羹冷炙,并且逐渐将这样的进食习惯,视为妇人的美德。能够得到较为充足的食物满足,除非是怀孕或者产后坐月子饥饿的内在小孩和不配得感深深纠缠在一起,这样的母亲,会非常热爱喂养孩子。喂,多多的喂,孩子多多的吃,满满的吃,吃再多,也只是短暂满足一下母亲。因为,她内心里真实的那个饥饿的自我,并没有被喂养到。只是借着喂养孩子的刹那,是满足的。所以这个刹那会一再被重复。甚至,会迷恋这样的行为。

@mine_ice:[抱抱][抱抱][抱抱]同款“根深蒂固的食物匮乏感”的老妈,小时候有一年过春节能把我吃吐了,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跟您不同的是,我很早就开始反抗她的喂食。在饭桌上的战争,外人是无法理解。所以我的问题不是取悦她,而是想改变她。但最后,我们的结论都一样,就是接纳我母亲就是这个样子的事实。 李焕英,18岁离开农村进了大厂。

她的幼年和青春期必然是充满饥饿的。也必然是在食物匮乏中长大。一次仓促的婚姻,她有了孩子。丈夫近乎隐身。从贾玲电影的叙事里也可以看到,养孩子几乎全是她妈在操持,爸爸去哪了?工作让她有了比较充足的食物,但不会让她觉得自己可以吃饱。只有孩子,才能吃饱。李焕英表达对孩子最高爱的方式就是:蒸包子,做好吃的。克勤克俭,抠下来所有的,供给孩子。这样的供养里隐藏的期待是很可怕的。最无私的母亲,往往隐含着最自私的期待:你必须在情感上无条件喂养我,做一个哄我喜欢的孩子。完全牺牲自我的母亲,对于孩子而言,是一种不好的示范,也是一种隐藏的诅咒。贾玲就觉得自己对不起母亲。恨不得穿越回去,扮演母亲的母亲,才能弥补这个遗憾。

这样的冲动,唤起了很多很多人的共鸣。可是,这真的是孩子们所必须要承担的“道德义务”吗?让孩子去扮演母亲的母亲,那母亲自己本来的母亲干嘛去了?生活中物质上饲养孩子,精神上却要孩子喂养,是一种正常的亲子模式吗?

@奇树Pauline:“我只要我的孩子健康快乐”有时也能是一种让人窒息的愿望,要是孩子生了病或者因为某些事情变得情绪低落的时候,很多妈妈就开始死磕孩子,认为这种状态不可以,心里的台词就是“我明明对你没有任何要求,对你这么宽松,你怎么可以失落”,这个时候孩子很容易被当成一个有着灿烂笑容的洋娃娃。网友的评论非常精到——贾玲的人生,不就是成长为了一个一直有着灿烂笑容的“喜剧演员”?一个孩子有没有权力不快乐?而与之对应的,是她无法控制的体重,和笑容背后,隐藏的,无处可去的愤怒。

真的希望,缅怀之后,贾玲能够完成告别。不再是那个“让母亲欢喜”的孩子,而是一个让自己开心的人。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