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经》●丁部之十五(卷六十六)

我放不下

我放不下

2020-10-18

●丁部之十五(卷六十六)

◎三五优劣诀第一百二

“大暗愚日有不解,冥冥之生稽首再拜,问一大疑。”“何等也?”“书中比比道天上皇气且下,今讫不知其为上皇气云何哉?”

“子乃知深疑此,可谓已得道意矣。行明听,为真人具陈之。天有三皇,地有三皇,人有三皇;天有五帝,地有五帝,人有五帝;天有三王,地有三王,人有三王;天有五霸,地有五霸,人有五霸。”

“何谓也?”“天有三皇若三光,地有三皇若高下平,人有三皇若君臣民也;天有五帝若五星,地有五帝若五岳,人有五帝若五行五藏也;天有三王若三光,地有三王若高下平,人有三王若君臣民;天有五霸若五星,地有五霸若五岳,人有五霸若五行五藏也。”

“天师幸哀怜愚生,加不得已,示以天法,愿闻其优劣云何哉?”“善哉,子之难问,可谓得天意,乃入天心,可万万世贯结,着不复去也。然天之三皇,其优者若日,其中者若月,其下者若星也,其优劣相悬如此矣。地之三皇,其优者若五岳,其中者若平土,其下劣者若下田也,其优劣相悬如此矣。人之三皇,其优者若君,其中者若臣,其下者若民,其优劣相悬如此矣。

天有三王谓三光,五霸为五岳,与人地皆同。天之三皇,其优者日,中者月,下者星;地之三皇,优者五岳,中者平土,下者田野;人之三皇,优者君,中者臣,下者民。

天之五帝,其优者比若四分日,有其三也;其中者比若四分月,有其三也;其下者比若四分星,有其三也。地之五帝,其优者比若四分五岳,有其三也;其中者比若四分平土,有其三也;其劣下者比若四分下田,有其三也。人之五帝,其优者比若四分大国,有其三也;其中者比若四分大臣,有其三也;其劣下者比若四分民,有其三也。

天之三王,其优者比若四分日,有其二也;其中者比若四分月,有其二也;其劣下者比若四分大星,有其二也。地之三王,其优者比若四分五岳,有其二也;其中者比若四分平土,有其二也;其劣下者比若四分下田,有其二也。人之三王,其优者比若四分大国,有其二也;其中者比若四分大臣,有其二也;其劣下者比若四分民,有其二也。

天之五霸,其优者比若四分日,有其一也;其中者比若四分月,有其一也;其下者比若四分大星,有其一也。地之五霸,其优者比若四分五岳,有其一也;其中者比若四分平土,有其一也;其下者比若四分下田,有其一也。人之五霸,其优者比若四分大国,有其一也;其中者比若四分大臣,有其一也;其下者比若四分民,有其一也。此乃天道不远,三五各自反也。故天有三皇五帝、三王五霸,地亦自有三皇五帝、三王五霸,人亦自有三皇五帝、三王五霸也。”

“其何一多也?愿天师分解其诀意。”“然,夫天、地、人,本同一元气,分为三体,各有自祖始。故三皇者,其祖头也;五帝者,其中兴之君也;三王者,其平平之君也;五霸者,是其末穷劣衰、兴刑危乱之气也。故到五霸,乃四分有其一者,天道其统几绝也。过此下者,微末不能复相拘制,比若大弱不能制强,柔不能制刚,少不能制众。道且大乱,不能复相理,故更以上复起。”

“何谓也?”“然九皇者,皆始萌于北,五帝者始生于东,三王者茂盛于南,五霸者杀成于西也。天生凡物者,阳气因元气,从太阴合萌生;生当出达,故茂生于东;既生当茂盛,故盛于南;既茂盛当成实,故杀成于西。天地阴阳道都周,夫物不可成实,死而已。根种实当复更生,故令阴阳俱,并入天门,合气于乾,更以上始,此天地自然之性也。”

“善哉善哉!夫天地人,何不共三皇五帝、三王五霸乎?”“善哉,子之难,得其意。夫天地人分部为三家,各异处。夫皇道者,比若家人有父也;帝道,比若家人有母也;王道,比若家人有子也;霸道者,比若家人有妇也。今三家各异处,岂可共父母子妇耶?是若人分为三家,宁得共父母子妇乎?真人宁晓不?” “唯唯。”“慎之,亦无妄枉难也。天道自有格常法,不可但以强抵触之也,不敢不行弩力。”

“唯唯。虽每问事,犯天师讳,不问又无缘得知之,欲复乞一言。”“平行。” “今是有四十八部,四十八部其行云何哉?”“善乎详哉!子之问事也。此行得天心意者,灾变不得起也;失天要道者,灾变不绝,故使前后万万世,更相承负。夫善为君者,乃能使灾咎自伏消;其所失至要自养之道者,反使邪气流行,周遍天下,故生是余灾,反为承负之厄会。”

“何谓也?”“然,精听吾言。”“唯唯。”“天之上君若日,中者若月,下者若星也;地之上君若五岳,中者若平土,下者若下田也;人之上君若君,中者若臣,下者若民也。有其全者,其人民万物,悉无病平安,无为盗贼欺伪佞者也,天地无灾变,所谓上优有其全者也。其四分有其三者,其三分人平善忠信,其一分伤死,或为盗贼,共为邪恶变怪,多少随此四分一。其四分有其二者,其半人民万物有病,为不信,半人有欺伪之心,其天怪变半。其四分有其一者,其三分者悉病,无实欺为佞,皆为盗贼,无有相利之心,一分者为善耳。天怪前后不绝,不处甲处乙,会不去其部界中也。”

“何故乎?”“善哉,子之言也。是令尽有者,其道德悉及之,德所及者能制之,故尽善,万物都蒙其道德,故平平也。其四分有其三者,其道德不及一分,故一分凶也。其四分有其二者,其半道德不及覆盖,故半凶也。其四分有其一者,德微,财及一分,不及其三分,故三凶也。是故古者圣人帝王欲自知优劣,以此占之,万不失一也。”

“所不及,何故病乎?”“道德不能及无,为无君长,万物无长,故乱而多病,奸猾盗贼不绝也。古者以此占治,以知德厚薄,视其气与何者相应,以此深知治之得失衰盛,明于日月也。”

“善哉善哉!以何救其失乎?”“善哉,今真人以既知天经,当止此流灾承负万物也。”“夫灾以何止之,唯天师教众贤,使得及上皇气。”“然,宜各论真道于究,各思初一,以自治劳病,即其复优,尽令有之矣。”“善哉善哉!” “行,真人戒事。”

“唯唯,谨已敬受四十八部戒矣。其行道长短云何哉?”“详乎子问也。” “不敢不详,天道致重,师敕致严,故敢不一二问之也。”“善哉,知为弟子数,可以通天道意。然天道有三:道应太阳、太阴、中和。优者行外,其次行中,其次行内,霸者无道,但假路三王之内道,最短。天皇大优者最行外,九皇共一道相次,劣者在内,其优者步行而不移,其次微移,其次微知;十五帝共一中道也,其优者行外,其次行而知,其劣者行而疾也;三王九人,共一内道骑行,其次小疾,其劣者驰也;十五霸最假内极路,其优者若飞行外,其中者若飞而疾,其劣者若矢也。真人知之乎?”“善哉善哉!”

“真人前,子问此事,何一详也哉?”“然,吾初生以来,怪岁一长一短,日一厚,日一薄,一前一却,不及天师问,恐遂不知之,愿闻其意。”“善哉,子之言也。然厚者,天之日也;其次厚者,地之日也;其次厚者,人之日也;其最薄者,万物之日也。真人知之耶?”“唯唯。”

“行去,勿复竟问。是者,子之私也,非难为子穷说之也,天下会无以为,亦无益于帝王承负厄会,百姓之愁苦,故不为子分别道耳,不惜之也。”“唯唯,多犯天师讳,有大过。”“不谦也,乐欲知天上之事者,有私乃来,为子悉说之。” “唯唯。”“行去。”

右分别九皇十五帝九王十五霸行度优劣法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