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海外“临时夫妻”大揭秘

格式化孤独

格式化孤独

2020-10-18

华人海外“临时夫妻”大揭秘







中国北方有一个词儿,叫做“搭伙”,是说人们因为某种目的,临时合为一伙,趁便搭伴儿,一道前行。这个词儿如今飘洋过海,随着时代的春风,撒落在西方的土地上,在那里生根、发芽、却不见得开花,这就是华人海外的“临时夫妻”现象。

这是一个听来的故事,也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成功的男人,奋斗了数十年终于获得了通往美国的绿卡,而妻子和女儿则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留在国内一段时间,这个男人并不是陈世美,他向妻子和女儿许诺,一定会在美国更加努力地工作,争取一家人的早日团聚,于是一家人在机场依依不舍地分别了。两年后,男人的妻子和女儿终于历尽艰辛来到了美国,想给老公一个惊喜,没想到却在男人的家里见到了另外一位女主人。这个女人对原配的到来虽然也分外惊讶,但她只是短暂的无措,她说自己和那个男人只是萍水相交,没有财产纠葛,也不会有感情恩怨,既然原配到了,那她愿意立刻退出。

这似乎很洒脱,这也是海外华人圈子里很普遍的一种现象,我们可以把它叫做“临时夫妻”现象。意思就是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只是为了打发一时的寂寞或者度过一段难熬的日子,中间并不存在什么感情上的纠葛。

“临时家庭”或者“临时夫妻”“抗战夫妻”“搭伙夫妻”等等虽然称谓不同,但是都是指的这种已婚的华人男女移民到海外后因为生理、心理和情理的需要,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同睡在一张床铺上,过着没有法律认可和保障的“夫妻生活”,一旦其中一方的另一半到了美国,这种临时性的夫妻也就劳燕分飞,各回各家了。

“临时夫妻”已是公开的秘密

先生来加拿大做生意已经

4

年了,太太和

5

岁的儿子都留在国内。然而他在加拿大的朋友都知道他有两个“老婆”,一个是在国内的正式的,另一个则是现在身边“临时的”,

这已成了公开的“秘密”。

像董先生这样有临时夫妻关系的海外华人并不在少数,所谓临时夫妻就是同居双方或其中一方已结婚,但配偶因故不能前来团圆而组成的“临时家庭”。董先生说:“临时夫妻在海外华人圈里根本算不上什么新鲜事,大家相互间也都心照不宣。”

出国一年的董先生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了正在读书的吴女士,不久俩人就住在了一起。董先生说,他俩的配偶都在国内,他想要有个人相互间有个照应,另外他想学习英语,需要有个老师,而吴女士正具备这两个条件。

女士也有自己的想法,自己马上就要毕业了,想找份工作,正准备离开学校,而董先生能提供住处;另一个方面是当时她丈夫的留学签证又被拒签了,她感到自己“不得不从梦想中回到现实”,便选择了能解决实际生活问题的临时夫妻生活。

物质精神双重困难是主因

造成临时夫妻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温哥华当地电视里的一段广告说,移民是新的开始,一切都要重新适应,从头再来。对于新移民来说,初到陌生社会,孤寂甚至恐惧是难免的。由于移民手续复杂,过程漫长,中间变数很多,配偶双方仅一人出国,另一人仍长期滞留国内的情况常常发生,一个人在国外打拼,

所面对的困难和压力都很大,人生地不熟,受挫甚至被骗都是常有的,加上社交范围狭窄,缺乏必要的沟通、倾诉对象,在这样的情况下,处于相似境遇的男女在相遇后走到一起,也就变得十分正常了。

大多数临时夫妻结识都非常偶然,有的原本是房东与房客的关系,有的曾在同一个地方打工,还有的甚至是在上门修理厕所时结识的。和生理上的需要相比,一个人在海外谋生所面对的物质、精神双重困难,才是许多人选择临时夫妻生活的主要原因。

随着时代的变化,另一种造成临时夫妻现象的原因渐渐后来居上,那就是“短登”

(

短暂登陆的简称

)

的泛滥。由于海外找工作不容易,专业对口更难,相对而言女移民因“不挑剔”,一般更容易很快上岗,而男移民常常登陆不久便打道回府重操旧业,让老婆孩子在海外“挺住”。如果说一个人海外生存不易的话,带了孩子的单身妇女就难上加难。其他移民都有的困难一样不少,边找工作边带孩子就更让人头疼。像在加拿大,就有规定

14

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得脱离家长监护超过

12

小时,这常常让她们左右为难。国外许多习惯、规定和国内不同,大到报税、办保险,小到银行开户、找家庭医生,都需要他人指点,在这种情况下,一些“短登太太”往往会“挺不住”,走上临时夫妻的道路。

经济上实行

AA

正因为“临时夫妻”的动机几乎都非常现实:互相扶持,熬过难关,因此这些临时家庭从伴侣选择到居家过日子的方式,都同样显得非常“务实”。

比如,“短登太太”通常会寻找移民年限较长的“地头蛇”为伴,而工作较忙碌但收入较高者,则喜欢找那些空闲较多也会操持家务的伴侣,外语较差的人都喜欢找语言好的,而两个同样为房屋租金所困的男女有时会为了节约一半房租走到一起……一句话,只找有用的,不找“有型”的。临时家庭内实行

AA

制,各种费用双方分摊,有的甚至连饭都各吃各的。但这也不是绝对的,有些临时夫妻一方有工作,另一方却没有,这显然不可能一切均摊,这时无工作一方就会主动承担大多数家务,作为自己应付的一份“家庭支出”,这实际上只不过是

AA

制的一个变体。有这样一对临时夫妻,男方是驾驶教练,每天工作

14

个小时以上,女方不但负责家务,还负责登记新报名的学生,因为“临时丈夫”把她的手机设为“招生热线”,因为在路上教学时接手机是危险且违法的。

临时夫妻并不刻意隐瞒自己另有家庭。对外他们虽出双入对,但并不以夫妻互称,稍熟悉的朋友也都知道他们的实际情况;对内他们通常仍维系着与原配偶的联系,定期打电话、发邮件、寄钱,有时临时夫妻的一方忘了给自己家里通话,另一方还会主动提醒。既然是“临时”,就注定难有天长地久。一般而言这种临时夫妻关系只能维系一两年,双方中任何一方配偶到来后自动中止。有的双方还签了书面合同,但不少都是不成文的“君子协定”。

引发社会问题不容忽视

一位曾在海外居住过多年的社会学专家林博士表示,平心而论,这种现象虽有些违背道德准绳,但对于在海外艰难谋生的新移民而言,“临时另一半”的确在物质、精神两方面给自己的生存提供了很大帮助。但他也指出,这种关系毕竟是不正常的,长期的“临时夫妻”生活,让双方面对各自原有家庭时都产生了巨大心理负担。现代社会资讯发达,纸终究包不住火,一旦事情败露,往往造成原有家庭破裂,即使没有,也会造成很深的心理裂痕。

博士同时指出,人毕竟是感情动物,朝夕相处,虽然有合同的约束,但“临时夫妻”间也会迸发真情,如果双方感情付出不对等,一方有意,一方无心,则往往会引发诸多社会问题。如今年加拿大就发生过一对临时夫妻中的一方要求对方离婚不成,转而绑架对方女儿进行要挟,结果导致女孩死亡的案例。

如今,由于离婚率的提高和两地分居现象的增多,海外华人临时夫妻“转正”的现象近来也有增加趋势,有时留在国内工作的一方会“率先变心”,这种情形下海外的一对临时转正式的概率更高。美国的一位华裔律师表示说,临时夫妻在大陆新移民中比较普遍,但不被法律认为是合法夫妻和事实婚姻,他们只是同居关系。一旦发生财产纠纷,不能等同夫妻关系形式解决。

醉时同欢,醒时各散

随着中国打开国门,国内一些大学与研究部门的教师和学者来到欧洲,也有一些国内来的访问学者,他们来自祖国的大江南北,有的来自一个城市。他们一般到国外的时间并不长,多则一年,少则数月,可是远游异乡的花香难以填补情感的暂时孤寂,他们当中于是有的人便半公开半隐秘地过起了“临时夫妻”生活。访问结束之日,夫妻双双把家还之时,他们是形同陌路,还是暗度陈仓?人们就不得而知了。

还有一些人,近几年从国内以旅游的方式到此滞留不归,他们多半是国内下岗职工阶

层。这些同胞到了国外之后因为语言不通、工作难找,生活更加困难,十几个人住在一套屋子里,俗称“搭铺”。搭铺的人中男的打工卖苦力,有的铤而走险做起黑道的行当。女人在华侨家庭里当保姆,有的也“下海”卖淫,各自工作结束之后回家一起过“临时夫妻”生活。这些同胞们在国内多半有家庭,中国人又好“

面子”,每每给家中报喜不报忧,只描述欧洲的花花世界,美丽天堂,但绝口不提海外的辛酸苦辣、难言之隐,中国同胞在海外的各自情形,真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海外中国“临时夫妻”的样式不尽相同,结局也各种各样,有的从“临时”变成了“终身”,有的自“留守者”成为“望夫(妻)崖”,有的“一纸婚姻”存在,两人“各自表述”,有的水流千遭,终于回归大海……“临时夫妻”虽然在海外华人中比例不高,但是造成的影响可不小,海外“临时夫妻”现象是海外华人生活中一个不容忽视的话题。

怎样才使“雁双飞”的希冀不化作“鸳鸯冢”?惟一的办法可能只有一条:夫妻在考虑出国时,

一定要了解真正的“

国外”,考虑美好憧憬少一些,

未知困难多一些,三思而慎行。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