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24 一点心风小日子 --柴米油盐的日子(39)

退回无路

退回无路

2020-10-18

(小孙女的画)

一点心风,起在把每天的幸福分劈成一小段小段,尔后心风起处,就是一点一点的期待。


日子已经到了把每天要做的事,当成幸福的期待。小日子便算是过到了心痒痒处。

人的幸福,就是可以在某个不可改变的人生定位中,找到优越性。

好比,几十年曾经读过一篇文章。说的是人的心态问题。

一对夫妻,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一直保持着良好心态。哪怕是下岗了,也能找到安生的事做,从来不怨天尤人。

他们退休后,收入少,也不想这么一直忙忙碌碌了。他们就搬到了附近的农村,仍然过着比乡下农民好过的日子。

以往的日子,总有些付出与得到过高的期待。付出得少,得到的多。被认为是会走捷径的聪明人。

当大家都寻找聪明的道路之后,市场的赤裸裸的金钱交易,又很快会打破人们道德上的平衡。

可能是心中的秤砣加上了个人太强的欲望,甚至是贪心,总会有点一天一天的就那么一点点的心态失衡。

好像世界,总是欠了自己那么的一点点。

年轻的时候,曾经读过三本让自己入静与放松的书。

一本是丘处机等编着的《颐身集》与潘霨辑的《内功图说》合订本;

一本是日本人写的《记忆术》;

一本是《动静奇功五禽戏》。

这三本书,每当夜晚睡不着的时候,就开始按照书中之说,入静。

还有好找的一段时间,得失间,找不到平衡的调子。于是,听了两三年的巴赫的《十二平均律》。

这碟子,长沙定王台书市买的正版,放办公室听。刻录了一套,放家中听。

但凡的玩文字,都放着《十二平均律》。我说,这音律,是与上帝对话。

等风来,是人生的全部期待。

而那风,来了,也许不是期待的这风。

于是,哪怕是八面来风,也不及人心上的那点心风不宁。

一直以为紧张是小人物特有的。只待自身强大了,就勿须紧张了。

这紧张呀,就是心态的失衡表现。是什么样,展示什么样,就不会紧张了。

只有在能力不及时,又想超能的表现,紧张便如影随形。

记得好多年前,连战在北大演讲的第一句,大意是他来母校北大演讲,诚惶诚恐,非常紧张。

于是,他就想到母亲曾经告诉过他的话:每当紧张时,就十个脚趾抓地,这样就可以缓解紧张。连战说他现在就是十个脚趾抓着地。

多好的开场白!让两岸的关系,在台上台下,银屏前银屏后,一下子就不再紧张了!

(小孙女的画)

每天,大手牵着小手,送小孙女上幼儿园,是一天的第一个期待。

回来的路上,想着口袋里的四五头生大蒜瓣,去吃米粉或面条,顺应广州粉面店不配大蒜的习惯,又能自得其乐,不顾他人眼光的享受一嘴的辣,一嘴的香,当然还有后来一嘴的香,我行我素,是第二个期待。

进门后,知道老婆的第一句话,晒衣服去!

我却先钻进空调房,大声的回应,至少得让人息息汗,喘一口气吧!钻进空调房,发一发

“读书当玩”,看一看朋友的回应,与书友的作些交流,是第三个期待。

晒完衣服,要不看看想看的书。要不坐电脑边,说说想说的话,这是第四个期待。

看抖音或者看电视连续剧,用葛优躺。看到点对点处,傻笑几声,这是第五个期待。

做中餐,要吃得好些,是老婆的要求。逢上有下酒菜,喝上一小杯,这是第六个期待。

吃过中餐。我做饭,老婆洗碗,老婆做饭,我洗碗,成了我们退休后的约定。带着微醺,睡个可以做一梦连一梦的午觉,是第七个期待。

这个午觉,一睡,便会睡到老婆连声批评不止,才起来。老婆说我太能睡了,只要倒床上,就可以睡。上午睡了,中午可以睡。中午睡了,晚上照常睡。睡觉,想睡就睡,这是第八个期待。

做好晚餐,必须的。孙女的晚餐,得按照孙女的口味,做的好吃,还要讲求营养。与小孙女共进晚餐,听小孙女讲幼儿园的故事,听她银铃般的声音,这是第九个期待。

(小孙女的画)

吃了晚餐,看着时间送孙女去画画。尔后坐汽车去游泳。在公共汽车上看电视连续剧《大明王朝惊变录》。每天游泳一千两百米左右,是第十个期待。

回家后,又是一身的汗。还得洗个澡。洗了澡,追着看两集《平凡的荣耀》。看完电视,已经差不多午夜零点。

这是不怎么读书的日子。读书,也是期待的一部分,像打愉快的一场麻将一样。

期待,还有吊着一口气的股市,时不时的看上一两眼。

这日子呀,不过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得得失失,荣荣辱辱。

都是心风作怪!

把期待分劈得停匀些,小目标不像某某王,一下子就一个亿。

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小日子会幸福起来的。

2020年9月28日星期一广州

精彩推荐

粤ICP备160953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