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闺秀|迎着山风昂首挺立的“红姑娘”

尘埃落定

尘埃落定

2020-11-21

满载一车秋色,在秋色斑驳中宛转。

国庆时候的恒山间,秋日煦暖,微风清凉。

驾车行驶在返乡途中的灵河高速上,两侧群山环抱,山林间色差纷呈,好生惬意。

在服务区休息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小片在草丛间迎着山风昂首挺立的“红姑娘”。

红姑娘学名酸浆,又名挂金灯、灯笼果等。

生命力很强,对土壤的条件要求并不严格,因而广泛分布在我国大部分省份。

它长得偏矮,茎干细长叶片碧绿,像辣椒一样,整体看起来并没有多高的欣赏价值。在生长成熟以后,叶片数量极多而且呈椭圆形,在枝头显露,看着相当繁茂。而最能够体现它外观欣赏价值的,就是在它生长成熟以后。

从枝头上生长出来的一个个红色小果子了,此种小果子形状就如同小灯笼一般。外面覆盖着蓬起的外皮,不管是青涩时的绿色还是成熟后的红色,都美丽如姑娘的裙子,这也正是“红姑娘”名字的由来。

除了具有观赏价值,红姑娘还是名副其实的养生果。

红姑娘在明朝就已经广泛应用于医疗实践,《本草纲目》等药典对红姑娘多有记述。现代医学研究表明:红姑娘具有清热解毒、清肺止咳等多种功效,可治疗咽喉肿痛、风热咳嗽等诸多疾病。

来曹好几年不曾感冒,有一年春节前后不慎中招,嗓子疼得厉害,吃了好几天药也不见好。

姥姥递给我几颗红姑娘,我立即撕开一粒放进嘴里,酸甜中略带一丝苦味,姥姥嘱咐我将红姑娘的皮泡水喝,更具清火去热、清喉利咽的功效。吃了两天“红姑娘”,嗓子明显地轻松多了。

每当剥开“红姑娘”,就会不经意地想起往日时光。

记忆中的红姑娘成片的生长在田埂地头间,未成熟时期同其它野草一样,很不起眼。到了红叶飘飘,满地金黄的时节,点点殷红挂满枝头,一阵微风吹过,如灯笼般在风中摇曳,仿佛在向远处忙着秋收的人们打招呼。

在北方地区,人们在秋季采摘红姑娘果实串成串儿,放到房顶上或挂在屋檐下,经过寒霜历练的果实味道酸中微微透苦,苦中含甜。红姑娘生在田埂上只是野草,有的人们将它采摘回去后经过加工做成含片(润喉糖),广泛流通于市场。

文人们表达对红姑娘的偏爱,从不吝笔墨。

有的细致描摹红姑娘形象,大写特写其仪容。纳兰《饮水词》,其中有一阕《眼儿媚》,副题作“咏红姑娘”。

其词曰:“骚屑西风弄晚寒,翠袖倚阑干。

           霞绡裹处,樱唇微绽,靺鞨红殷。”

红学家周汝昌推测《红楼梦》第一回在关于林黛玉身世的描写中提及的绛珠仙草,就是红姑娘,却没有沾溉皇宫禁城的黍离之感,在荒烟蔓草的秋天,没有谁会像神瑛侍者那般辛勤呵护它,忙着秋收的人们从她旁边走过,心里挂念着的唯有平凡的日子。

我忍不住摘下一颗放到嘴里,慢慢地咀嚼,那微苦中带着的丝丝甘甜。

茫茫人生路,再曲折忐忑崎岖也总会迎来雪过天晴。面对前行的艰难,只有勇敢地面对才有攻克后的欣喜。

苦乐相随,一路前行。

文字:镀锡板事业部 王东兴

演播:皓   琼

编辑:光头强

出品:首钢京唐融媒体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