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的匪首

回见呢

回见呢

2021-09-21

有道是“天下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民国末年,在东北的白山黑水间出现了成百上千股土匪。土匪,又叫胡子,他们个个都擅于骑射、砸窑、绑票,无恶不作。一些大户人家为了防匪,纷纷修起了硬窑,花大价钱请来了炮手。

  在北镇县的陆家窝堡一带,有一个匪号叫“草上飞”的胡子头,他的绺子里有二三百号人,个个能骑擅射,尤其大当家的草上飞,不仅人长得精神,而且枪准马快,骑在马上,百步之外能枪点芦苇,而且专打贴地皮的那节。在当时的辽河两岸,一提起草上飞,没有不知道的,都说草上飞绺子“局红管亮”。啥叫“局红管亮”呢?这“局红”就是指绺子兴旺,大当家的威望高;“管亮”就是指大当家的枪法准。

  却说在陆家窝堡,有个绰号叫郭老债的财东,家有好地百顷,牛马上千,在方圆百里,是个首屈一指的富户。这郭老债美中不足的就是膝下没有子嗣,只有一个女儿,长得如花似玉,名叫美玉。美玉不仅长得精灵美貌,而且性格温柔,知书达理,是远近闻名的才女。郭家小姐的芳名早就传遍了辽河两岸。一些富家子弟、巨贾阔少纷纷前来提亲,都被美玉婉言拒绝。郭老债心想,女儿心高气傲,就由着她吧。

  可郭老债怎么也没有想到,美玉却在七月十九去娘娘庙许愿的路上神秘地失踪了。自打美玉失踪后,郭老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无计可施。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万一有了点闪失,自个儿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这天中午,郭老债和太太正在屋子里边唉声叹气,管家来福跑了进来禀报说,老爷、太太,大喜呀!小姐她回来了。郭老债和太太喜出望外,三步并二步来到了门外,只见大门口停着一顶华丽的软轿,美玉正站在轿子旁边和小丫鬟玲儿说话呢!老两口见美玉有说有笑的,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回到屋子里拉着美玉的手,迫不及待地问起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七月十九那天,美玉带上丫鬟玲儿去娘娘庙还愿,走到一片柳林旁,就见打对面走来一支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的好不热闹。美玉心里纳闷,谁家娶亲这么排场?令美玉不解的是,迎亲的队伍走到美玉和玲儿对面站住了,这时,就听人群里有人喊:“请新人上轿。”话音刚落,打里边走出两位身材魁伟的汉子,走到美玉和玲儿面前一比画,两个人顿觉浑身酥软,动弹不得,稀里糊涂就被人抬进了软轿里。朦朦胧胧之中美玉就听轿外有人说:“当家的眼光真不错,这姑娘盘亮条顺,真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呀!”美玉想出去问个明白,可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美玉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床上,床边坐着一位长相英俊的小伙子,正笑吟吟地看着她呢!美玉一看,小伙子竟然是他们家的短工金彪!

  半个月前,正赶上割小麦,郭老债和管家来福领人下地收粮,家里只剩下美玉娘俩儿和两个丫鬟在家忙着给伙计们做午饭,就听院门外有人说话:“太太、小姐,行行好,让俺进院喝口水中不?”美玉一回头,院门口站着一位拿着镰刀身材挺拔的小伙子。美玉摆了摆手,小伙子走了进来。喝完了水,小伙子告诉美玉说他是下边屯子里的,叫金彪,听说他们家招割小麦的短工,特意赶来他们家作麦客的,想打几天短工挣点钱给娘买药。恰巧这时郭老债回来了,美玉就将金彪的事给爹说了。郭老债见金彪是个孝子,就答应他留了下来。不过,割麦的人手够了,家里头正缺个劈柴挑水的人,就让金彪帮着烧火做饭,工钱照发。金彪喜出望外,当了郭家烧火挑水的短工。金彪勤快能干,长得又精神,郭老债一家对这个新来的短工非常地满意。金彪来的第三天晌午,大伙儿正在院子里忙着做饭,这时,一条毒性极大的鸡冠蛇从院墙角爬到了美玉的脚下,美玉吓得大叫起来。在一旁劈柴的金彪见状,一扬手,手中的斧子就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正打在蛇的七寸上,那蛇当时就被砍成两段。金彪救了小姐一命,郭老债对这位短工感激不尽,除了工钱外,又赏了一百块现洋。打那以后,美玉对金彪就更看好了,一天见不着金彪,心里头就像少了点啥似的,空落落的。

  郭家的人怎么也想不到,在他们家院子里劈柴烧火的短工,就是乔装改扮出来踩盘子的胡子头草上飞。原来,为了防止匪患,郭老债早就修好了深宅大院,在院子四周修了炮台,还请来了百发百中的炮手看家护院。可草上飞绺子早就瞄上了郭家大院。为了砸郭家大院做到万无一失,草上飞决定亲自到郭家踩盘子。可他万万也没想到,自己看上了郭家的大小姐,回来后精神恍惚,梦里头都在和美玉成亲。本来,他是想砸窑把美玉给抢出来,可又一想,郭家是深宅大院,弄不好反而坏了自己在美玉心目中的形象。他忽然想起自己在劈柴的时候,无意间听说了美玉和玲儿在七月十九去娘娘庙还愿的事,因此就在路上等候。没想到还真轻而易举地把美玉接到绺子里来了。其实,草上飞就在这群吹鼓手当中呢!现在,草上飞看着娇滴滴的美人儿就在自己面前,心里头乐开了花。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美玉是个烈性女子,草上飞见美玉寻死觅活的样子,就说:“郭小姐,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不乐意,我草上飞也不难为你,可我又不能凉了弟兄们的好意。你想,我领着这二三百号子弟兄,没有个当家的样子哪成?这样吧,你先在我帐中躲上三天,这三天我们须扮作夫妻模样,不过,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三天后我准放你走。”美玉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珠问:“你说的是真的?”草上飞点了点头说:“我草上飞说话向来算数。”美玉一想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只得点头答应了。但她的心始终是十五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这胡子头真的会放她回去吗?

  到了晚上,草上飞将住在外间服侍他们的小崽打发走了,进来对美玉说:“郭小姐,我住在外间,你就放心大胆地在我的床上睡吧。”草上飞说完走了出去,住在了外间,不一会儿他就鼾声如雷。美玉只好合衣坐在床上,听着苇塘里沙沙的风声,心里头稍稍安下心来。可她依旧没有一丝睡意,第一夜,美玉就这样一直坐到天亮。第二天一大清早,草上飞就敲门过来了,笑着说:“郭小姐,昨晚上睡得还好吗?我这就吩咐弟兄们准备早饭。你饿了一天一夜,也该吃点东西了。”工夫不大,小崽们又摆好了一桌丰盛的宴席,草上飞吩咐小崽们退出后,说:“郭小姐,你不必害怕,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会放你走的。”美玉抬头看了看草上飞,她这时虽说对他仍旧是没有丝毫的好感,可心情却放松多了:“你真的会放我走?”草上飞说:“我昨天不是说过了吗?你在我帐中躲上三天,我就送你回去。这个,你大可放心。”美玉这才端起碗来。又过了一夜无话,到了第三天晚上,草上飞过来了。他坐在了美玉对面的椅子上说:“郭小姐,明天早上我就送你回去。让你在这儿委屈了几夜,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呀!不过,回到了家中,千万别提起我草上飞的名字。”通过近两天的相处,美玉觉得草上飞这个人虽说身为胡匪,可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好男人。虽只一墙之隔,却对她没有丝毫的邪念。美玉不止一次听奶娘说起过,年轻漂亮的姑娘被人绑了红票(绑来的女人,也叫软秧子),没有一个能完完全全地回来,十有八九是被胡匪们给糟蹋了,万万没想到自己虽身陷匪穴却毫发无损。

  夜半,美玉依然没有睡着。忽然,她觉得被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美玉急忙点亮蜡烛,掀开被子借着烛光一看,吓得她大叫一声就往草上飞的外间跑去。原来,一只老鼠在被子里看着美玉呢!草上飞一翻身起来了,美玉吓得失魂落魄,再也顾不得男女间的禁忌,一下子扑在草上飞的怀里,指着屋里头急急地说:“有老鼠!”草上飞进屋一看,不及细想,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把金镖,扬手就是一镖,那老鼠当时就身首异处,挣扎几下就不动了。草上飞将床铺收拾干净,又在床铺的四周撒上了硫磺。美玉惊魂未定,对草上飞说:“你能不能不走?我还是有些害怕。”草上飞乐了,说:“你睡吧,我就坐在你旁边,保管没事。明儿早上起来好好打扮一下,我明天就送你出去。”两人都没有睡意。美玉觉得草上飞老在看她,心里就有些不自在,她鼓了鼓勇气抬起头来,正撞上草上飞看她的火辣辣的眼神,有些羞涩地问:“干嘛这么瞅我?”草上飞这回没称呼美玉为小姐,而是直呼其名:“美玉,你真是太美了。”长了十八岁,还没有和一个年轻的男人同处一室,更没有一个男人用火辣辣的眼神这么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她,美玉脸一红,轻轻地低下头来。

  第三天早上起来,草上飞就带着美玉主仆上了路。两个时辰后,三人来到了一个集市上,草上飞雇了顶软轿,从袖子里掏出一把金镖,递到美玉手里,对美玉说:“郭小姐,我不能亲自送你回家了。这个东西就送你作个纪念吧!以后,谁再敢打你的主意,就把这东西拿出来晃晃。”美玉接过金镖,什么也没说,坐上软轿子走了。坐在轿子里,美玉忍不住将那把金镖拿在手里看了看,只见这把雪亮的金镖上刻着三个字:草上飞。不知为什么,美玉的心里此时竟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至于为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

  俗话说:祸不单行,福不双至。半年后,祸事又来了。这天一大清早,郭老债刚刚吃罢早饭,管家来福急慌慌走了进来禀报说,龙头大爷手下的管事先生周鸣来了。龙头大爷姓龙名涛,五十多岁,是前朝的武举。在辽河两岸,是说一不二的恶霸,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官匪两道都惧他三分。郭老债一听就是一愣,心里犯开了嘀咕:这龙头大爷派人来干什么呢?可又不能避而不见,只得吩咐来福:“有请。”

  工夫不大,来福领进来一位四十上下身穿白色长袍头戴黑呢礼帽的鹰眼奔额的中年人。寒暄一番后,周鸣就说明来意,他们家主人闻知美玉貌美贤淑,特嘱他前来提亲。周鸣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放在八仙桌上:“郭老先生,这是五万大洋的银票,就算是我家主人下给令爱的聘礼。何去何从,请您三思。”郭老债脸上的汗唰地就下来了。他知道,龙头大爷是个色魔,谁家的姑娘长得漂亮,要是让他相中了,他说啥时候送过去就得啥时送过去,否则的话就得家破人亡。郭老债见龙头大爷看上了美玉,知道是难逃此劫,心下叫苦,可脸上挂笑道:“周先生先回去,容我跟女儿商量商量。七天后我让人过去给大爷回话。”

  周鸣走后,郭家就炸开了锅。郭老债脑袋愁得发涨,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太太更是急得哭天喊地,整日整夜地在佛堂里祈祷。这天早上,郭老债还没起床,就听街上噼噼啪啪响起了爆炸声,郭老债心想,这不年不节的,街上放什么爆竹呀?这时,来福喜笑颜开地跑了进来:“老爷、太太,事成了,小姐得救了。”郭老债问:“来福,到底是咋回事儿?”来福道:“街上都传开了,说昨晚上龙头大爷不知道被什么人杀死在了家中,脑袋吊在他家大门外。老百姓这才奔走相告放炮庆贺呢!”郭老债暗自庆幸,心里琢磨,是谁杀了龙头大爷为民除了大害?

  没多久,在陆家窝堡村东,有一家在大兴土木,不久就盖成了一处雕梁画栋、飞檐斗拱的深宅大院。大院里仆婢成群,主人年轻潇洒。大伙儿都传说,是京城里的某大官内弟在此建造的别墅。却说有这么一天,门外鞭炮齐鸣,村里最有名的媒婆来到了郭家.一进院就向郭老债报喜。郭老债忙让媒婆上座:“何喜之有?”媒婆眉飞色舞道:“老爷,您可是攀上了高枝了。我受村东主人之托,向小姐提亲,哎哟,小姐真是有福气呀,那宅院那个气派,方圆百里首屈一指呀!仆婢成群,光护院的人就有好几十个。”郭老债问道:“此人到底是何来历?多大年纪?可有父母?兄弟几人?”媒婆道:“此人是京城某个大官的内弟,父母早逝,孤身一人,因厌倦城里的生活,特来此隐居。”郭老债问道:“可曾有过妻室?”媒婆说:“没有,没有。小姐嫁过去就是主人了,那真是掉到福窝里了。”郭老债道:“您稍等,容我到后房和太太、小女商量一下。”

  一个月后,美玉被风风光光地娶进了大院。新婚之夜,当她的盖头被揭开,抬头看到新郎的时候,她惊呆了,新郎竟是草上飞!草上飞笑道:“夫人,久违了。”美玉脸色微红:“怎么会是你?”草上飞道:“从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上了你,发誓非你不娶,所以就杀了龙头大爷,盖了这栋别墅。从今以后,我要和你厮守在一起,过正常人的生活。”

  原来,自打送美玉走后,草上飞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美玉。这天他又乔装改扮成六十多岁驼背老货郎来郭家的门前,想看美玉一面。郭家的丫鬟玲儿出来买丝线,草上飞就问:“姑娘,我这新进来上好的胭脂,你们家小姐咋不出来买一盒?”玲儿哭丧着脸说:“老人家,我们家小姐这几天心里烦着呢!她哪儿有心思出来买什么胭脂!”草上飞心想,美玉莫非出了啥事?于是就往深里打听,他还往玲儿手里塞了一盒胭脂。在胭脂的诱惑下,玲儿就把龙头大爷提亲的事说了一遍。草上飞气得直咬牙,当天晚上就潜入龙府将龙头大爷给杀了。

  美玉见草上飞对自己如此情深义重,高兴得扑在草上飞的怀里。打那以后,陆家窝堡的人都说美玉命贵,嫁了个王孙公子。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