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金代砖雕墓葬

Flower爱

Flower爱

2021-04-08

马村砖雕墓和青龙寺比邻而居,一个村子里两处重量级的国保,带给文旅者的是双倍的幸福。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稷山的马村、化峪镇和县苗圃三地共发现了二十座砖墓,并发掘清理了其中的十五座。马村砖雕墓清理发掘了九座,现在开放了其中的五座。马村墓群相传为段氏家族墓,考古发掘时从七号墓发现了金代大定二十一年的《段楫预修墓记》,证实了其墓主身份和年代。

稷山的这些砖雕墓年代为金,虽然规模大小各不同,结构和雕刻也有繁简之分,但形制还是大致相同。墓室都坐北朝南,平面长方形。墓门辟于墓室南侧。

详细看看马村砖雕墓的编号一号墓M1。M1的墓门开在南壁东侧。墓室的四边都是砖雕成带前廊的仿木建筑物,由四座房屋的外檐构成一处前厅后堂带左右厢房的院落。四面均砌回廊,并带勾栏。

四壁每面均为三开间。在北壁中央为一仿木门楼,明显外凸于左右两间。檐下施仿木斗拱,为单下昂四铺作。柱间绰幕雕饰十分华丽。

红色大门半掩,一妇人半探身于外。这样的妇人启门(或类似的童子、沙弥启门)常见于墓室、塔身,其目的是暗示墙后的空间。这种装饰传统来源已久,墓室中的一道门通往了升天之路。马村一号墓的这一幅是妇人启门图中的经典。

在南壁的东西两次间,分别雕刻的是两幅两汉之际的孝悌故事,一为蔡顺拾椹奉母:“汉蔡顺、少孤。事母孝。遭王莽乱。拾桑椹,盛以异器。赤眉贼问其故。顺曰:黑者奉母,赤者自食。贼悯之,赠牛米不受”;一为赵孝舍己救弟:“及天下乱,人相食。孝弟礼为饿贼所得。孝闻之,即自缚诣贼曰:礼久饿羸瘦,不如孝肥饱。贼大惊,并放之。”

M1北壁中央的门楼和南壁门楼相同,互相对称,也是单檐歇山顶,山花朝前。只是一为大门,一为舞台。左右二次间,一为墓门,上方为无字碑;一为花卉,前有二小儿做骑竹马戏。M1原有圆雕的杂剧人物,可惜出土时被砸碎。现在仅剩下后壁的杂剧乐队。乐队有六人,后排左右两侧一拍大鼓,一敲云板;中间二人一吹笛一吹筚篥;前排二人各敲腰鼓。

东西两壁在回廊之后是砖雕的六扇格扇门,裙板上雕有各色花卉。

底层为高大的双层须弥座,上层须弥座以力士柱分隔,四壁共二十位力士,呈坐姿。力士之间壶门内分别雕有牡丹、莲花等花卉或奔鹿、狮子等瑞兽。


马村其余各墓不再一一详细介绍,笼统如下:

夫妇开芳宴:

杂剧图:

孝子图:


马村砖雕墓里的游人并不多。我们离去时已是下午,景区里也再次恢复了寂静。天色慢慢转暗,最后一点儿天光最终也消失于西方。黑暗笼罩了一切,包括地上和地下。寂静笼罩了一切,包括地上和地下。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刻,墓室内突然咔嗒一声轻响,仿佛触动了什么开关。墓地内猛然间光亮大盛,壁上石门缓缓推开,一个头梳双髻的妙龄女郎探身轻轻走了出来......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