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正在洗澡,扈三娘将其一箭穿心,鲁智深武松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终究那么傻

终究那么傻

2021-09-21

《水浒传》有很多不合情理之处,以至于有人怀疑后五十回根本就不是施耐庵先生原着,所以明清很多对梁山好汉事迹研究通透的专家作家纷纷续书,这些专家作家中就包括清朝两淮盐运使程恒生之子、同盟会元老级人物程善之。

程善之的人品是毋庸置疑的,笔法跟施耐庵孰高孰下可以不讨论,但他写的《残水浒》却是符合大多数读者的主观愿望,比如在这本书中,鲁智深武松林冲都投奔了老种经略相公种师道,那个作恶多端的李逵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那厮正在洗澡,被扈三娘抓住机会将其一箭穿心,首级送到宋江面前,梁山忠义堂上鸦雀无声,只有美髯公朱仝走上前来,对扈三娘纳头便拜。

经过这件事,鲁智深武松林冲看透了“梁山好汉”的本质,这几位英雄找个机会,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鲁智深武松投奔老种经略相公种师道,这一点读者诸君一点都不会感到奇怪:鲁智深原本就是种师道的心腹嫡系,因为不放心小种经略相公在渭州人单势孤,这才把鲁智深派去当兵马提辖——读者诸君不要小看了兵马提辖这个职位,因为按照《宋史·卷一百六十七·职官七》的记载,一州兵马提辖一般都由知州兼任,如果知州不兼任,那么专职兵马提辖就是从五品到正六品的正式军官。武松杀掉的张都监和张团练,也都是从五品,宋江最后受封楚州安抚使是个临时官职,品级不详,但吴用受封的武胜军承宣使,也不过就是个正四品,宋江应该是从三品或正四品,比鲁提辖原先的官职也高不了多少。

鲁智深当提辖的时候是从五品或正六品,他的顶头上司老钟经略相公种师道至少是一方节度使,是从二品高官,跟京营殿帅(殿前司、侍卫亲军马军、侍卫亲军步军三都指挥使之一)高俅平级。

种师道世代为将,树大根深,可不是草根出身的高俅所能撼动的。所以种师道一点都不给高俅面子,毫不顾忌地向林冲鲁智深发出了命令。林冲当然是召之即来的,鲁智深也不会违背老长官的命令,而且没面目焦挺已经实现表态要不顾一切离开梁山去找老种经略相公,鲁智深也顺水推舟:“焦挺忽然回头望望大家,自己说道:"兄弟们都不去,我一人生辣辣的。’忽地跳出一个人来,正是鲁达,叫道:"好,好!你要去,洒家陪你去,洒家认得种经略。’鲁达拱拱手,大踏步下阶来;背后武松、施恩连步走下,四人飘然自去。(《残水浒》第八十二回)”

看过施耐庵《水浒传》前七十回的读者都知道,在鲁智深和武松面前,李逵是嚣张不起来的,但是李逵没有得罪过鲁智深武松,这二位大侠也不好意思对宋江的心腹马仔下手,但是一丈青扈三娘可就不一样了——扈三娘与李逵有杀父屠村之仇。

在施耐庵《水浒传》第五十回中,“李逵正杀得手顺,直抢入扈家庄里,把扈太公一门老幼,尽数杀了,不留一个。叫小喽罗牵了有的马匹,把庄里一应有的财赋,捎搭有四五十驮,将庄院门一把火烧了。”

很多读者都对扈三娘不报杀父屠村之仇感到不理解,并责怪扈三娘有了丈夫忘了爹,属于女大不中留——施耐庵先生也没有详细写明,这可能是因为朝廷篡改了水浒原着。

程善之先生从七十回开始续写《水浒》(即《残水浒》),帮助扈三娘洗清了冤屈:宋江严令保守秘密,扈三娘一直不知道老父亲和全村亲友死于谁人之手。

纸里包不住火,贼过三年不打自招。有一天王英和李逵因为赌钱打了起来,受了一肚子窝囊气的矮脚虎王英喝了点闷酒,就把当年的事情跟妻子扈三娘说了。

扈三娘得知事情真相,当然不肯善罢甘休,她是如何趁着李逵洗澡进行的刺杀,咱们还是让扈三娘自己说吧——她把一颗“头发蓬松齿牙暴露的怪头颅”送到宋江面前,然后讲述了事情前因后果:“这黑厮把我父亲、母亲和一门良贱,杀个罄尽,我嫡亲哥到今不知生死。这黑厮倚醉和丈夫打架,丈夫盛怒之下,才说出来。也是天网恢恢,妹子即日送丈夫出兵之后,回到后泊,这黑厮独自一个在水边洗澡,是小妹暗中一手弩,直贯其心,随取首级,裹回山寨。(《残水浒》第七十六回,下同)

看着李逵狰狞的首级,宋江当时被吓傻了——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宋江心里十分清楚,屠灭扈家庄的幕后黑手,就是他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

扈三娘字字血声声泪控诉,宋江此时的表情既诡异又搞笑:“宋江两眼直挺挺望着扈三娘,三娘说一句,宋江眼珠翻一下。”

正在宋江翻白眼的时候,美髯公朱仝走了上来,对扈三娘纳头便拜:“感谢贤妹!真正女英雄!我朱仝枉然为人,大半世怀恨在心,几次不好发作。贤妹,你真好气概!好胆量!我朱仝真正惭愧死!”

一看朱仝站出来力挺扈三娘,宋江只能哑口无言,一张黑脸憋成了紫茄子:一方是干妹妹,一方是亲奴才,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了死李逵惩罚活妹妹,是亏本买卖,一言不发,别的奴才怎么看怎么想?

正在宋江左右为难之际,智多星吴用出来结尾了:“王英攻打兖州立了大功,扈三娘和王英夫妻一体,这回就算将功折罪吧……”

宋江一言不发拂袖而去,众好汉一哄而散,鲁智深武松此时还在梁山,看了这一出闹剧,心中自然是五味杂陈。而在此之前,武松还亲眼看见小霸王周通抢了一批民女上山而宋江不管不问,那一次武松差点当场发作将周通一刀两断:“武松跳起来把桌一拍,崩地一声,桌上杯盏跳得比人高,骂道:"万恶狗强盗,人家的名节,是给你逢场作戏的吗?’”

看见武松暴怒,而宋江只想拿出几两银子摆平受害妇女,对周通一点处罚都没有,连一向有些懦弱的林冲也忍不住开口揭发了周通等人更多恶行,但是宋江固执己见,只拿出十千铜钱就把这件事情揭过去了。

武松暴怒,林冲气愤,只有鲁智深一言不发,因为他看得更清楚,也为弟兄们想好了出路:梁山不是久居之地,种家军才是咱们建功立业之所,找个机会,大家一起扯呼。

鲁智深武松林冲在种家军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而宋江的结局可就不妙了:失去奴才李逵的保护,宋江成了丧家之犬,一把火烧掉梁山忠义堂之后,被生擒活捉关进了大牢。

已经回归朝廷的大刀关胜到死囚牢“探监”,又揭穿了宋江谋杀晁盖、陷害柴进的一系列罪行,等待他的是同样被关进牢中的阮氏三雄等人的怒火:“宋江回过头,早瞥见三十几对眼珠,一颗颗冒着无限杀气,齐齐向身上射来。宋江坐在杀气之中,不言不语,缩着头,静候赦书。(《残水浒》第八十六回)

在笔者看来,宋江是等不到特赦那一天了:阮氏三雄知道晁盖遇害真相后,还不在牢中把宋江生吞活剥了?不管宋江如何喊叫,官军和狱卒是不会搭理的,因为阮氏三雄做的事情,他们也想做……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