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酸枣

如覆薄冰

如覆薄冰

2021-10-14

文:顺其自然

  又接到了故乡的电话,问候之后自然就是问我需要什么,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考虑,带些酸枣吧!电话的那头传来了理解的笑音。  

  按理,五十多岁的人了,真的不应该再去像孩子们一样的,去馋那些个童年的食物。但我绝不这样,越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却越是摆脱不了儿时的事物,因为酸枣,留给了我太多的记忆……  

  故乡的崖畔,像极了西北粗犷的汉子,柔弱的水在这里运用它那不懈的坚韧,把故土切割的耸立了起来。那层层叠叠的裸露,很像一页页的书籍,展示着历史翻阅了的痕迹;也更像是故乡的人们,毫无遮掩的袒露着自己高大伟岸的身躯和容纳百川的胸怀。而那些长在它们顶端的酸枣树们,却是它们浓郁的发髻和青春的绿意!  

  这些酸枣的树身,其实长得并不高大,除了个别久远的、可以称为作枣树爷爷的老树以外,基本上都是高不过人们的腰身的,这当然给我们这些淘气的小后生们,提供了采撷的便利。于是,在秋里、在每一个崖畔的顶端,只要是晴好的天气,那里一定会传出孩子们的笑闹与喧哗。  

  采集酸枣其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是因为崖畔的高陡,而往往长得最为旺盛和大一些的枣子都是在最危险的地方,甚至,许多地方根本无法立足;二是因为在酸枣树上,除了那些繁多和尖利的枣刺以外,还有一种被我们称作“毛喇子”的虫子,它浑身碧绿,体型又酷似枣树的叶子,在那些枣叶之间,你是很难发现它们的。但如果被它们叮咬一口,那手上马上就会鼓起大大的肿包,并且,钻心的疼痛!只是这些并没有吓到我们这帮馋虫儿,不把所有的口袋都装的沟满壕平的,我们是决不会回家的。只是,回家之后,除了身上的枣刺划伤和虫子叮咬的肿包之外,大人们担心的打骂也是家常便饭了。可是这些,又有那一次阻挡了我们的采摘了呢?用句现代的话说:“痛,并且快乐着!”实在是贴切至极啊!  

  等到初冬降临的时候,所有的酸枣已经因为成熟和被黄土高原的秋风的吹掠,它们就变得干瘪了,这个时候才是大人们采集的日子。因为,酸枣仁有着养肝、宁心、安神、敛汗的作用,是一味很好的药材,也是故乡人们的一部分额外的收入。但对于孩子们来说,它们已经吃不得了,就那么薄薄的一层干皮,还真是提不起娃娃们的兴趣。可是听老人们讲,就是这样的酸枣,却是遭年景时人们救命的食粮呢!记得太爷爷说过,有一年大旱,地里绝收,人们扒光了树皮,掘完了草根,最后,就是用这些酸枣压磨成了粉子,硬是冲着喝了,才救了一村人的性命的!我们没有赶上那个年代,但这个故事却深深的打动了我!  

  是啊,故土上的酸枣,它们生长在最为荒芜的地方,却顽强的活着,年年碧绿叶,岁岁火红果!它们从来不向人们索取什么,也不去占有那些肥沃的土地,更不会因为人们的轻视而自暴自弃,一岁一年依旧花繁叶茂、果实累累,用最卑微的身躯给着人们最多的收获!它们的生存之道、它们的境界该是多么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的啊!我真的想用酸枣仁的宁心、安神的功效,来医治一下这个物欲横流的风行、心浮气躁的人们,让这个世界多些宁静、多些关爱,那样多好……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