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匪规(民间故事)

有恃无恐

有恃无恐

2021-07-28

民国时期,湘西匪患猖獗,仅辰州白虎岭一带就有两伙土匪,岭南的田豹和岭北的麻天虎。

这天,一队送亲的队伍过岭时,被岭南土匪劫住了。送亲的一位老者急忙上前,拱手将两卷银元奉上。土匪们眼前一亮,小头目满意地点点头,说:“看你还挺识相,行,今天老子的刀就不沾血了,你回去就说,新娘子我们请去做押寨夫人了!”

“慢着!”老者面带怒色,“久闻豹爷仗义,怎么今天连规矩都不讲了?常言道‘留人不留财,留财不留人’,你们今天人财都要,岂不坏了规矩!”

“这……”小头目一时语塞,沉吟片刻,忽然,他凶相毕露,一声长啸后,土匪们迅速散开,将送亲的队伍团团围住。小头目狞笑几声,猛地挥刀向老者砍下。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啪”的一声枪响,小头目臂上中枪,钢刀脱手。土匪们惊慌四顾,这才发觉自己竟被另一伙人围住了,定睛一看,来人个个有枪,为首的蜂腰熊背,正是岭北麻天虎。

原来,这麻天虎虽是土匪头子,但平生最恨人糟蹋妇女。麻天虎轻哼一声,手中刀一挥,小头目的耳朵眨眼间便被齐根斩下。惨叫声中,麻天虎手起刀落,不多时,十几只血淋淋的耳朵便落了一地。

一旁的送亲队伍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个个吓得浑身发抖。新娘叫英姑,这次要嫁的,正是本地最大的山寨——龙头寨的龙少爷。受此惊吓,众人赶到山寨时天色已晚。寨中灯火通明,龙头寨主龙九公听说此事后,一时沉吟不语。山寨与匪为邻,但素不往来,麻天虎的大名他当然知道,但好在龙头寨人多枪多,这么多年土匪从没找过麻烦,也算相安无事。

九公召集族人开会,宣布他要亲自上山向麻天虎道谢。此言一出,大家纷纷反对,因为土匪干的就是抢劫绑票的买卖啊,你龙九爷送上门去,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龙九公见儿子也准备反对,眼一瞪,骂道:“畜生,麻天虎虽然是个土匪,但人家救了你婆娘,天大的恩情岂能不报!我龙家世代敬重‘仁义’二字,今天就是舍了老命,我也不能让龙头寨失了威名!”

第二天,九公果然携了财物进山,临走时留下话说,倘若自己天黑未回,那就当是一命抵一命,不准寨子里的人上山寻仇。

湘西崇山峻岭,土匪的老巢往往筑在绝险之处,千百年来,官兵之所以剿之不尽,就是因为地势的缘故。九公这一走,直到太阳落山还不见踪影。龙少爷急了,正要集合人马进山时,九公却毫发无损地回来了。

“爹,你见到麻天虎了?他没把你怎么样?”龙少爷惊讶地问。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行的是仁义之道,土匪也是人,能把我怎么样?”九公威严地说。

饭后,九公又宣布了一件事,他说,麻天虎三天后还将上门回访。这话一说顿时炸了窝,寨民们议论纷纷,都说让麻天虎进寨不是引狼入室吗?九公解释道,麻天虎来访,主要是我带去的礼物太重,他说,一条人命值不了这个价,所以特意下山送些虎骨豹皮,算是扯平这事两不相欠。

大伙劝道:“这麻天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土匪,他会讲仁义道德?”

“自古匪有匪道!”九公倔犟地说,“麻天虎如果不讲仁义,他会救英姑?他会放我回来?再说,我龙头寨人多枪多,土匪也未必敢跟我们作对。”

见公公如此固执,新媳妇英姑暗自担忧。白虎岭上,她亲眼见过麻天虎的残暴无情,如今悍匪下山,绝不只是来送几张豹皮啊!

转眼三天已到,九公一早就大开寨门恭迎麻天虎。不多时,几匹快马踏尘而来,为首的正是岭北匪首麻天虎!寨民们见他只带了几个随身保镖,都松了一口气。麻天虎命人取来豹皮献上,九公笑着收下。

三杯酒过后,麻天虎拱手要走,说:“这事扯平了,那我另说一事,我想向九公借点儿东西。”

“好说,请讲。”

麻天虎突然拔枪指着九公说:“兄弟们在山上缺衣少食,还请九公意思意思。”

寨民们见情形有变,纷纷推枪上膛,刹那间,百十条枪口一齐对准了麻天虎。麻天虎冷笑几声,说:“早知道龙头寨枪多,但麻某既然来了,就不会空着手回去!”

双方对峙了几分钟后,龙少爷走上前来,出人意料地说:“寨中财物我全都转移了,麻爷如果不信,可以叫人随便搜。我料到麻爷的人就在寨外,所以不得不防。”

龙少爷说完后,让人打开粮仓货仓,果然里面空无一物。麻天虎见算盘落空,手中的枪一紧,“既然这样,那只好请九公跟我上山一趟,好酒好菜招待几天了!”

九公盯着麻天虎,冷冷地问:“怎么,麻爷是想‘吊羊’吗?”

“吊羊”是土匪的黑话,也就是绑架的意思。麻天虎冷笑一声算是默认了。九公又问:“既然想‘吊羊’,那三天之前为何放我下山?”

“土匪有土匪的规矩。”麻天虎说,“三天前你带着财物上山,按规矩,我留了财就不能留人,但今天,我既然拿不到财物,就只好带人走了。”原来如此,九公追悔莫及,这才知道自己跟土匪讲仁义,真是迂腐之极。龙少爷见状,上前说:“阿爹年纪大,在麻爷那里如有三长两短,岂不是与我龙头寨结了血仇!我愿替阿爹上山。”

麻天虎痛快地说:“行,那就请龙少爷跟我走一趟!三天之后,拿十车大米来换!”

一伙人押着龙少爷出了山寨,大家怕少爷受伤,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带走。出了寨子,麻天虎与树林里的土匪会合后,大队人马往回走,行到一半时,前方突然传来杂乱的枪声,麻天虎登高一望,只见自己的老巢竟然火光冲天。大惊之下,他突然明白过来,转身瞪着龙少爷问:“妈的,是不是你的人干的?”

龙少爷心中暗喜,面上却不露声色地说:“麻爷刚刚都看到了,我龙头寨的人连寨门都没出,怎么会去攻打你的寨子?”

恰好这时,几个土匪落荒而来,告诉麻天虎说,攻打山寨的是岭南田豹的人!麻天虎叫苦不迭,田豹定是要报割耳之仇。他心里一紧,瞪起眼睛问道:“你们都跑了,我娘呢,我娘怎么样了?”原来,麻天虎的老娘住在山顶的庙里,老太太终日吃斋念佛,想为儿子减轻几分罪孽。

土匪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敢吭声,麻天虎又急又气,“刷”地从怀里拔出尖刀,发疯似的往回赶。趁此机会,龙少爷故意一脚踏空滚下山坡逃走了。

当他跑回龙头寨时,英姑早已集合了全寨的人整装待发。原来,这一切都是英姑的计策:三天前,她听说麻天虎要下山,就知其中有诈。恰好田豹的人被麻天虎割耳羞辱,正叫嚷着要报仇。英姑趁机便将麻匪老巢空虚的消息传给了田豹。田豹等麻天虎一下山,便率人猛攻麻匪的老巢。

两伙土匪血战一晚后元气大伤,最终,麻天虎一伙打死田豹保住了山寨。天亮后,麻天虎接出老娘收拾残部时,晨雾中又突然号角齐鸣,随后喊声震天,无数个精壮汉子仿佛从地下冒出一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麻天虎。

麻天虎定睛一看,为首的正是龙家父子。他长叹一声,知道自己和田豹都中了龙头寨的毒计,正想拼个你死我活时,却听到麻老太太一声怒喝:“放下!”

麻天虎是个孝子,慌忙命令手下,把手里的长枪短炮全都扔在地上。麻老太太回过身,看着眼前黑压压的枪口问:“你们是山下龙头寨的吧,九公来了吗?”

龙九公上前拱手道:“我就是龙九公。”

麻老太太说:“上次,你为了孩子欠下的人情,不顾性命独自上山。今天我为了天虎犯下的罪孽,也愿意一命抵一命!”

老太太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几步奔到山崖边,回身看着儿子说:“天虎啊,当初你上山为寇,娘没能拦住你。今天娘再劝你一句,放下屠刀,回头是岸。”说完,毅然转身跳下了深崖。麻天虎一声惨叫,哭喊着扑倒在山崖边。

龙九公见老太太如此刚烈,长叹一声,押着剩下的土匪准备离开。不料没走两步,就听身后一声大喊:“站住!”

回头一看,只见麻天虎瞪着血红的眼睛,咬牙切齿地说:“这么多年来,我麻天虎没抢过龙头寨一草一木,放了这些兄弟,我愿意以命相抵了!”话刚说完,麻天虎便走到崖边飞身跃下。

短短一天时间,龙头寨巧施妙计打垮了两股土匪,仅此一战再无匪患了。至于麻天虎母子,因为崖下恰好是一深潭,两人都捡回了性命。有人几年后在省城见过他,那时他已是一家镖局的总镖头,威震三湘。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