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草原》 作者:月泊西湄

我会一直笑

我会一直笑

2021-09-28

也许是因为九曲回肠的蒙古长调,也许是因为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敕chì

勒le

歌,在我的心中一直生长着一个草原的梦。

终于,在盛夏时节,我一路向北,奔赴向往已久的梦中草原。

在没有走进草原的时候,我曾无数次在心中勾勒过草原的模样,可当我真正地站在草原上,那种无边无际的辽阔苍茫,那种绿海般一波一波涌动的绿,还是深深地震撼了我,突然就控制不住地呼喊着向草原深处奔去。

草原含笑着迎接我,像是一位慈祥的母亲迎接远行归来的孩子,我扑进她的怀里,倾听着她的呼吸,她的心跳。这一刻,我褪去了厚重的尘世外衣,打开心扉,回归了本原的自己。我知道,这是草原母亲用她博大的胸怀,接纳了我和我落满尘埃的心。

盛夏的草原,好似上帝遗落人间的一块绿毯,那铺天盖地的绿一直延伸到与天相接的尽头,湛蓝的天空上,一片片洁白的云朵浮动着,纯净至极,世界仿佛在这里纯净成湛zhàn

蓝与碧绿,天地也纯净成一片安静与幽谧mì

清风拂过,一阵阵草香扑面而来,让人顿觉神清气爽,五脏六腑都像被清洗过似的舒爽通

透。禁不住仔细端详起脚下的绿草来,这漫无边际的绿,是由一棵棵小草衍生而来,原来这么渺小却蓬勃的生命,竟然可以汇聚成如此的浩大与壮美。不由得心生敬畏,敬畏这神奇的大自然,敬畏这一片辽阔的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万物生灵。

举目远眺tiào

,青绿的山峦luǎn

,展缓起伏,山头上成排的电力风车不知疲倦地转动着,山坡下一群群牛羊悠闲地吃着青草,牧民们无忧无虑骑着马儿,唱着牧歌赶放着肥壮的牛羊,头顶上时而有群鸟飞过,白色的蒙古包如珍珠般散落在广袤mào

的草原,沿途的小河宛如一条银色的丝带,蜿wān蜒yán着流向远方...面对这撼人心魄的草原景图,我深深地相信,只有长生天拥抱的千里草原,才是一方圣洁的净土,自由的天堂。

此刻,我的心微笑着,我的灵魂也微笑着,对着每一朵白云,对着每一颗绿草,对着每一只飞过来的蝴蝶,和每一块在阳光下静坐的石头微笑。从踏进草原的那一刻起,内心深处就有了一种强烈的归属感,也许,我的前世就是草原马背上的骑手,也曾在惊心动魄的战场上,叱chì咤chà

风云,演绎着开拓疆土的悲壮。也或许我就是那个坐在勒勒车上,眼睛发亮的姑娘,在夕阳的余辉里,慢慢地走向草原深处,走向飘着奶茶清香的家。

在夕阳未落之前,我已赶赴一个小山坡,当我站在小山坡上时,感觉天空离我是那么近,近的只要一伸手就能触摸到漂浮的白云,和那一轮红彤彤的落日。渐渐西沉的落日深情地把最后的余晖洒落,顿时,整个草原被罩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一切都变得静穆与安详。

在金色的光芒里,我看到了落日留在世间的不舍与眷恋,也看到了世间万物都在向落日俯首告别,我虔诚地仰yǎng望wàng

着坠zhuì入西天的落日,它就这样坦荡地走完了一生。从日出到日落,短短的一生里,它袒露着辉煌的生命,袒露着炽chì烈的情感,最终,它为了迎接新一天的到来,而义无反顾地坠落。内心里莫名地涌yǒng出

一股酸楚chǔ

与悲怆chuàng

,或许,所有的生命只有涅槃之后,才能够重生,才能够生生不息。

天开始暗了下来,草浪平息了,鸟雀归巢chǎo

了,牧归的牛羊也已归圈juàn

,只有蒙古包升起的袅袅niāo炊chuī

烟,飘荡在草原的上空。蒙古包前,老阿妈的身影来回忙碌着,老阿爸燃起的牛粪火欢快地闪动着,不一会儿,便飘来了奶茶的醇香和诱人的烤肉香,于是,嬉闹的孩子们坐到饭桌前,喝着烈酒的老阿爸哼唱起低沉地蒙古长调,他哼唱出草原牧人劳作后的安适,和岁月静好的绵长。

不知何时,一轮明月已高挂在群星闪烁的夜空,我独自走在银色的月光下,仿佛走在流动的银河里。此刻,月光下的草原是安静的,归巢的鸟雀是安静的,归圈的牛羊也是安静的,世界安静的只有风的声音,还有我的心跳声...此时的草原是我一个人的草原,此时的世界是我一个人的世界。

尽管,来时我是揣着一颗蒙尘的心,然而,离去时我却是怀着一颗明净的心。我深知,我的生命已融进了这片绿色的草原,而这片绿色的草原将是我此生无法割舍的眷恋。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