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董事长陈峰:我从南怀瑾身上学到了什么

逗比男神

逗比男神

2019-03-18

海航董事长陈峰:我从南怀瑾身上学到了什么

文章来源:正和岛商业丛书《谁是这个时代的思想家》作者:财经作家苏小和

海航董事长陈峰认为:累是念头。你发现这个念头是空着的话,一切都无所谓了。你真放下了就没事了,化烦恼为菩提。所谓累就是烦恼,天下事无时无刻不有烦恼,关键是能不能管住对待烦恼的心,如果你以放下的态度(一个看空的态度),这烦恼自然就无所谓了。所谓烦恼就是执着,世界事没有不变的,念头随时在变,24小时变好多次,早晨起来烦恼,到晚上突然发现没什么了不起的。如果你能看透这个,烦恼来了一下就没了,烟消云散。

民族文化情结

苏小和:今天想向您请教的最大的主题,就是佛教与现代企业之间的关系。马克斯·韦伯讲基督教与商业的关系。我们也有儒学、儒家与商业的关系,佛教与商业的关系,很少有人做研究,请陈总给我们讲讲。

陈峰:首先,我得更正一下,我从来没讲佛教与企业管理的关系,其次,我也没有资格,本身就没有弄懂,也没有到悟道的境界。我讲的是中国文化。

中国文化凝聚了人类最优秀的思想精华,经过两千多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到今天演变为三大传承——儒释道三家。研究中国文化就不得不研究佛法——不是佛教——佛法和中国文化的相互融合。三大家在认识世界、认识生命自身和在世间为众生做事上已经融为一体。他们说我学佛,实际我是学中国文化。儒家思想、佛法思想、道家思想,这三种思想构成中国文化的核心内容,我都在采求。

今天,物质文明和科技文明带来人类精神的极度匮乏,人类需要重新找回自己的精神价值。金融危机带来全球危机,我认为这实际上是人类长期在认识世界、认识社会、认识自身当中带来的问题。企业不过是人类的思想行为演变的商业行为。

人类现在面临着自然、社会和生命本身的巨大烦恼。人类在穷凶极恶地开发地球资源,已经受到大自然的报复。100多年来,咱们被几种思潮左右,一是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物竞天择,充满竞争。达尔文只讲了竞争,竞争与和谐的共存才是完整的。人类光用了竞争,感到非常疲倦、非常烦恼。二是凯恩斯经济理论,消费刺激生产,高消费、超前消费、负债消费,总有一天走不下去。人类必须走环境保护型、环境友好型、资源节约型道路。要正确对待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人类与社会的关系,探讨个人与生命的关系。人类为生活而活着,忙碌一生,忘记了生存的价值,忘记了人生的真正价值。所以我认为人类需要重新认识人生的价值到底应该是什么、真正的意义是什么。

今天的社会发展迅速,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宗教与宗教的矛盾就是不同文化的冲突。只有中国文化中的“和而不同”——相互交融、相互尊敬和相互理解,共同发展才是今天和谐人类社会的重要理念,人类社会的国家矛盾、宗教矛盾需要和而不同、和谐共存。

我们应该从人类的优秀文化当中学习这些智慧,重新审视人类走到今天出现的问题,使人类回到一个正确的轨道上。

我认为今天真正有知识、有智慧、称得上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应该把心放下来,在中国文化和人类的文化当中剔除糟粕,吸取人类一切的优秀文化,来打造自己的民族文化精神。今天是一个重塑人类优秀文化的时代,中国人肩负着历史的责任。

中国文化与企业管理

苏小和:您怎么描述儒释道这个文化框架与您的企业呢?

陈峰:首先要有一个正确的发心。佛法当中,任何东西的出发点——发心。儒家思想里边,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济世救民的这种思想,入世为天下百姓做事,为国家做事。

海航把中国文化的商道精神——计利当计天下之大利,作为海航全体人的追求。我们的发心是用商业行为、用商业产品和商业服务去造福于天下众生。当然商业有它特定的条件——盈利。盈利,首先必须是诚信待天下人,自身发展,兼顾社会他人。不能因自己的盈利损害社会、损害公众,这是发心非常重要的,跟西方国家的公司不同。其次,企业所取得的利润。交税造福于社会,创造就业机会,产品服务于社会。同时这个企业还要有非常好的社会责任感,尽可能做一个好的社会企业公民,为社会创造一些慈善事业、公益事业,把自己所取得的商业利润与社会分享。海航20年,企业的宗旨就是这样一个宗旨。

在企业内部的文化追求上,要求我们的员工把海航作为人生的舞台,既能够养家糊口,借这个平台又能够为社会服务,同时在海航文化中得到人生的感悟,由谋生变成人生的转变。

包容精神

苏小和:如果您没有丰富的文化背景和佛法的背景,在海航这样的一家公司,会不会有这么平稳的公司治理结构?您没有跟王总(王健董事长)之间形成一种非常险恶的公司政治文化,与您的个性、您的文化趣味有关系吗?

陈峰:应该归同于中国文化的力量。中国文化的力量使我在不断地改造自身,不断追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加上王总和其他干部员工对我的包容,大家在海航事业发展中共同进步,才构成和谐的文化。

舜帝讲: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有成绩了,大家的;有问题了,是我一把手的责任。你要按照这个政治道德来做事,天下无事。你以欣赏别人好、别人做得比你好而向人学习的态度工作,那你这个事业就会做好。实际上人们心里就“我”那点事——我怎么样、我的权力、我的尊严、我的……“我”在哪儿呢?“我”是个念头啊。

中国文化修身,身是什么?身心包括身,没有修身,何以齐国,何以齐家?大家庭就没法团结。没有团结就没有和睦,就没有兴盛,所以我们海航员工同仁共勉10条里面,第一句话叫团体和睦为兴盛,兴盛的事业不是你董事长的本事多大,而是和睦,主要领导者要修炼自身,要有包容的态度。包容就要修炼自己,克服自己,把自己的“我”放下,给大家创造一个空间。使别人活得好,替他高兴,事业才能兴旺,这是修养问题。

佛法思想

苏小和:谈谈您跟南怀瑾先生这些年的一些交往。

陈峰:南怀瑾先生是我进入中国文化的导师、引路人。他的引导使我能够对中国文化产生浓厚的兴趣。我切身感觉中国文化在自己的工作和公司发展当中用得上,更重要的是,在自身生命的认知、修行上,用得不少。

我在南怀瑾先生那得到了很多启发,读他的书能够认识中国文化。在读他著作的过程中,我有幸逐步能够读佛经和中国儒家文化的一些原文。如1500多年以前玄奘法师翻译的著作原文、中国老子的《道德经》。

我还得益于一些禅宗包括密宗大师的指点,也有接触藏传佛教萨迦派的一些高僧。通过他们认识了佛法,认识了佛法修行这种非常重要的宝贵智慧。但我不是他们的佛教弟子,我是研究中国文化。

苏小和:释迦牟尼曾经说,我不是神,而且佛教或者佛法是无神论的信仰或者是宗教。

陈峰:当时他出世就是破掉无神论,他讲求平等,破掉迷信,他是一个大改革家。他是一个科学概念——生命科学和认知科学,所以我认为我们今天如果能正确认识宗教,对很多问题可能会处理得更好一点。

苏小和:以您的企业、您的人生阅历,您觉得佛法有没有一个终极答案?我们知道终极价值,在这个问题上您有思考吗?

陈峰:要了解佛法真正的价值是你自心对生命的认知,因为一切为心所造。真正悟道能够深明宇宙本体,你就会得到解脱。它的解脱不是有形的解脱,叫“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按佛法的解释,一切有形的东西均是“成、住、坏、空”。当你自己真正把世间景象修干净了、清静了,就没有轮回和涅槃的区别。这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事。本来这个世界就没有来、没有走,走的都是你的心,都是你内心的觉知。如果内心觉知,你不会发现这世界的存在。所以心的觉知从对心的认识到心的解脱,就是修行的过程和终结。

苏小和:您提到人的生命、人的心,有一个很简单的或者是很深刻的问题,人从哪儿来呢?

陈峰:佛法里解释,一念无明,一念无明以后就产生了业力,产生了念头,产生了男女,产生了性欲,产生了十二姻缘,等等。这是一个完整的科学。人的生命中分为六道,上三道天道、阿修罗道、人道,下三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业力不同,果报就不同。只有人道可以有苦乐兼伴,可能寻得解脱。畜生道愚钝没法修,地狱道、饿鬼道太苦,天道太好,也没法修。人生最大的价值是能够借人身,在世间实现人的修养,达到生的解脱。

要学这个,得有福报。有四句话来讲,叫人身难得,中土难生,名师难遇,佛法难闻。

人身难得今已得,中土难生今已生,名师难遇名师遇,佛法难闻今已闻。这个需要有自己的资粮福报。

苏小和:您讲佛法的时候,提到它是一个体系。亚里士多德有一个学科叫形而上学,有形而上学,一定有形而下。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对生命的死,您觉得佛法能够提供一个清晰的答案吗?

陈峰:能。答案不仅清晰,而且完整。在人的生活、人生当中步步体现。你修一个层次就是一个体现。

很多人理上明白,没有实修境界。佛法里讲念止则吸止,念和呼吸是连着的,没有念头,一定没有呼吸。息遍全身,当念头没有,呼吸是全身,还在呼吸。这大健康,天地相往来的境界就到了,你自己可以知道。每一步都有一步的境界,没有实修不知道而已。现在很多人是口头禅,口头禅到生死关头一点用没有。必须要实修,有实修就有方法。

苏小和:这样的解释,这个系统有没有放大人的可能性,或者说放大人的力量,过高的估计人的力量?

陈峰:不存在过高,心的力量很大,大得跟虚空皆为一致的时候,大得不得了。这个世界全是人心造的。大家都造一件事就共业了。今天人类社会发展的问题是人类共业所致,不简单是某一个人的错误。所以我认为教化人心行善,全体人民都善念善行的时候,这个社会一定很美好。每一个人只把自己的事管好,这个世界一定会很好。

苏小和:公司这么大,一定有所谓的公司政治。在体制和非体制、公司人员之间,在传统文化和您的个人趣味之间,您觉得累吗?

陈峰:累是念头。你发现这个念头是空着的话,一切都无所谓了。你真放下了就没事了,化烦恼为菩提。所谓累就是烦恼,天下事无时无刻不有烦恼,关键是能不能管住对待烦恼的心,如果你以放下的态度(一个看空的态度),这烦恼自然就无所谓了。所谓烦恼就是执着,世界事没有不变的,念头随时在变,24小时变好多次,早晨起来烦恼,到晚上突然发现没什么了不起的。如果你能看透这个,烦恼来了一下就没了,烟消云散。

苏小和:您这样的表述的方式、价值观,公司的员工听吗?比如您的高层。

陈峰:这是我们强制的文化,听不听我都要推行,而且我定期规定学习,还让他们定期写读书心得,只能手写,不能打字。抄一遍都有进步,海航的员工10条通用共勉守则,人人都会背,10万员工无一例外。法国莱茵航空的员工培训完以后,群情振奋,集体背诵海航员工同仁守则10条共勉(法文版)。我想只要是向善的文化,人类都知道,都会懂。

通过文化的灌输、强制推进使人们自觉地遵守需要一个过程,但是只要企业的主要领导者和公司锲而不舍地宣传这个文化,久而久之就背下来了,久而久之人们就习惯了,心里老在巡视这些,就形成文化,变成一个场,人到这个好的场里就会行善念、做好事。

苏小和:索罗斯致力于整个人类文明的民主、法制和市场的开放,比尔·盖茨夫妇做慈善基金,治理全球范围的人类疾病。您在这方面的追求是什么?

陈峰:我不像他们那么具体,无论他做什么,发心正确、有智慧都是值得尊敬的。我就是借我有生的机缘,实现自己的存在,为社会众生做点事,在社会生活中提升自己的修养,足矣。我没有那么大的抱负。没有同事们大家一块努力的帮衬,就没有现在。没有时代的造化,没有大家的帮助,也不可能有现在。我觉得自己如履薄冰,在自己的岗位上,能够维持到现在就不错。

佛眼看中国

苏小和:佛教或者佛法是外来的,跟中国文化完整地整合在一起,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中国文化、儒家文化在某种意义上是开放的,是包容的,现代企业制度也是一个外来事物,结合您的人生经历,您认为这之间有没有一种逻辑上的同构性?

陈峰:有。两三千年的历史中,中国曾经有近1000年引领世界,到乾隆年间成为世界最富、最强大的帝国,GDP占了全世界的1/4。从乾隆以后开始衰落,100多年历史,到今天再次复兴。我认为今天中国能够再一次复兴,有四个原因。

一是它的国土面积。明代以后构成中国多民族、多文化的辽阔疆土,构成了东西南北这种发展的腹地和梯次。欧洲国家都是一个小小的单元,大则不过几千万人,小则不过几百万人,它的结构无法形成完整的力量。

二是人口众多。人口在没达到基本温饱以前是包袱。过了基本温饱,两个效应出来了。一是消费,中国人成了拉动全球消费的重要力量。二是人口素质提高,中国人才走向全世界,为世界做出很大的贡献。

三是数千年不中断的历史,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巨大的政治文化。在中国社会政治结构的发展中,这种文化历史、这种智慧帮助这个民族找到了正确的发展道路。

四是文化。中国文化之所以悠久,带来这么多智慧,是因为它的包容。中国文化最大的力量是包容,吸取人类一切优秀文化成果,不断地更新自己。这是文化的真正的包容。

中国文化将重振它的历史的辉煌,中国梦,指日可待。

(这是一个好文精选的公众账号,内容来源于海内外网络,包括宏观经济形势、市场热点、人生哲理等的深度分析,和您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在信息碎片化的时代,少即是多,“好文共赏”每天只选一篇好文与您不见不散。如果您觉得好,欢迎推荐给朋友,关注请搜微信公众账号“好文共赏”或"i-Sharing"即可, 谢谢!)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