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抗癌进行时——随王三虎教授临证日记·肾癌

南城孤友

南城孤友

2021-09-28

摘自 王三虎

2021年9月1日 星期三 晴

药简效宏治法当

防治肾癌有经方

今天,我随师父在西安市中医院国医馆跟诊。由于就诊患者比较多,我们一直忙到接近下午三点才下班。在这些患者中,有一个肾癌患者的治疗效果非常好,当时我就来了兴趣,想把这样一个病案分享给大家。

在讲这个病案之前,先说说我在公立医院上班时遇到的一位肾癌术后的患者。虽然距今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但到现在我对他的病情还是能回忆起一些,当时困扰他最大的不适就是腰疼困重,即使按时行相关治疗,腰痛也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缓解。对于传统放化疗不敏感的肾癌,到底应该怎么去改善这样的情况呢?记得这位患者后来回了老家,具体结果怎样,我已不得而知。

临床上,这样的患者我想应该会很多

这不,我今天遇到的这位53岁的女性患者,当时就是左肾癌术后因腰痛腰困求诊于师父的。

这位患者在师父这里按时服中药已经1年多,虽然这以前的诊疗过程我没有看到,但是今天我有幸看到了治疗后令人欣喜的结果。

在轮到她就诊时,师父还没开口问,她就说“王教授,我现在腰困腰痛较前好了太多了,还有些尿频不适,腿上有红斑”,师父听到这,先为患者把脉看舌相(舌淡胖苔薄,双脉沉)后,转过头对我说“这样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而且,你看看,她用的方,药并不多”,师父打开上一次的处方,跟我说:“这是经方栝楼瞿麦丸加减”,我一看,一共才十味药!这种用药我当时就惊呆了。在我的认知里,癌症用药不说大方,肯定不会只有十味药。我们来看看处方:

天花粉30克,瞿麦10克,茯苓10克,苦杏仁10克,盐菟丝子30克,覆盆子30克,杜仲15克,金樱子肉12克,黄芪30克,山药片15克。

栝楼瞿麦丸这个方出自《金匮要略·消渴小便不利淋病脉证治第十三》“小便不利者,有水气。其人苦渴,栝楼瞿麦丸主之”。栝楼瞿麦丸是师父治疗肾癌的基本方,其中,天花粉养阴,瞿麦利水,这两味药就是治疗癌症燥湿相混的经典对药。临床可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进行加减。这位患者舌淡胖苔薄,脉沉,尿频,腰痛腰困,均是肾虚之壮,在祛湿养阴的同时,当然要补肾固本。

如果这个病案发出去,不用想,肯定会有人说,这样的方怎么可能治疗得癌症,或者就是“不科学”。我不评判这样的说法,因为在我没见过师父这样治疗癌症之前,或者说再没有见到实实在在疗效之前,我也会怀疑,甚至不相信。但是,病人对自己身体状况的清楚程度,是好是坏,是舒服不舒服,想必比任何人都清楚,加上客观的检查,就更有说服力。当看到这位患者的治疗效果,或者近期多位患者的治疗效果后,我相信了!

那为什么这样的方,这样的治疗思路也可以治疗人人皆怕的癌症?我想这样解释可能会更清楚:肿瘤本身就像一张白纸上的一粒黑芝麻,大多数看到的只是芝麻,却忽略了白纸,这主要是因为这芝麻太过醒目。同样,因为癌症是大病,人们眼睛看到的,脑袋里面想的都是这个肿瘤,都是想着怎么除掉这个“眼中钉”,可是,我们却完全忽略了这个人,忽略了这个肿瘤是长在人身上的,试想,我们千方百计去除了肿瘤,这个人却因此不舒服了,治疗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治疗肿瘤时,我们还是要坚持“以人为本”,这是师父在我跟诊的第二天就告诉我的。

发现了癌症,即使做了西医治疗,也还是建议用中医来干预,以改善人身体这个整体环境,当癌细胞赖以生存的环境改变了,那它还怎么“胡作非为”。

所以,我们本着从人这个整体出发的角度,单从这个患者来说,既然已经做了手术,局部的癌毒已经清除,我们就没必要再用比如常见的清热解毒药、虫类药、散结药,

改善她燥湿相混、肾虚脾虚的情况就可以了

这个患者的服药结果就证明这是合适的治疗方式。

我在跟诊的过程中,看到的这种开简单方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