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艺术中心 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一)

逞强的笑

逞强的笑

2021-06-11

本次展览,选取“器座”为研究主体,以其材质、工艺为脉络。

当“器座”从其固有的附属性和功能性上抽离,作为一个独立的主体被研究和审视时,无论从形制、材料、工艺、装饰性以及审美上,都并不逊色于器物本身,有重要的研究价值,亦是宫廷各项工艺技术发展的缩影。

此外,器座的设计,除考虑到主体的器物外,与其陈设环境亦有紧密联系,是宫廷陈设体系中的重要构成部分,体现了极高的观赏性和艺术价值。

以往“器座”碍于其功能性,隐没于浩繁的工艺史中,未得发掘。此次,在故宫博物院领导及专家们的大力支持下,这一批曾经作为“文物附件”或是“资料性文物”的器座,得以作为一个独立的门类,集中修复并开展相关研究,首次向公众进行集中展示,实属难得。希望通过此展,引发观者对于中国传统工艺、审美等各方面更为深入而细致的思考。

基于故宫博物院的丰富馆藏和长期以来的学术研究,此次展览以清宫众多陈设物品中的器座为对象,展出极具代表性的132件藏品,涵盖宫廷器座的各个类别,呈现了其多元化的样式设计和用法。观众可以全面地了解古代工匠巧夺天工的技艺,近距离领略宫廷艺术之美,感受古人妙师造化,格物尽理的妙趣。

在中国传统工艺史上,器座是与陈设器物既有联系又彼此分离的常用器之一,具有特殊的审美意义和研究价值。清宫的器座文化导源于文人士大夫阶层兴起之后对于书房空间及其陈设品味的建构,既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清代宫廷工艺的审美趣味与工艺水平,也是宫中陈设理念的一种反映。故宫博物院藏器座数量庞大、材质精良、装饰考究、设计精巧、工艺细腻,部分带有款识、等次、题铭等信息,体现了极高的艺术观赏价值和历史价值。在学术层面,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们结合馆藏实物和史料档案,围绕器座,探讨清代宫廷器座的设计与制作,和器座与器物、陈设环境之间的联系,以及这种联系如何对器座设计产生影响,并揭示其背后的文化内涵,从而帮助观众通过展览更加深刻地理解清宫器座文化。

此次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呈现的藏品按照其丰富材质类型,分为金属器座、牙座、玉座、漆座、木座、和其他材质器座六大主要品类。“金属器座”囊括宗教、文房、饮食、陈设诸类器物的附件,主要材质为金、银、铜、铅。其制作及装饰结合铸造、捶揲以及珐琅、点翠、珠石宝玉镶嵌、錾刻、鎏金等技法,总体表现出形制规整、纹饰繁丽的特点。“牙座”是我国明清牙雕中比较典型的一类制品,承托工艺精雅之物。本次展出牙座分素牙座与染牙座两类,其镂雕、浮雕、圆雕、浅刻等技法均极为精湛。“玉座”以碧玉及深色青玉座为多,多采用圆雕、浮雕和镂雕等技法装饰,不论仿古、时作均格外精美。“漆座”品类丰富,有红漆、黑漆、黄漆、金漆诸类,并集雕漆、填漆、描金、彩绘、螺钿、百宝嵌等多种髹饰技法。“木座”材质以黄花梨、紫檀、红木、鸡翅木、楠木等为主,虽然在工艺制作上归为小器作,却是宫廷制器工艺中一个小而精的缩影。其他材质的器座主要有陶瓷座、玛瑙座、水晶座、锦座、玻璃座等,展示了制座原料的多样化。各类座具的形状、尺寸富于变化,以形制规整、线条简练的圆形、方形和多边形居多,灵活采用镶嵌、髹漆或鎏金等修饰手法。故宫博物院一直在对“器座”进行系统的整理和研究,此次的部分展品原已残破,经“故宫文物医院”修复师的努力而得以重现光彩,从中可以看到传统文物修复技艺的传承和发展。

由故宫博物院和嘉德艺术中心联合主办的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于2019年7月6日在嘉德艺术中心面向公众开放,此次展览也是故宫器座类馆藏藏品首次整体出宫展览。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