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价风暴中的皮革产业链(二)——皮革化工:想说涨价不容易

住我心

住我心

2021-07-31

进入2021年后,化工行业原材料景气度颇高,塑料、PTA、乙二醇、正丁醇等商品价格悉数上涨。5月份,美国全球化工企业巴克曼公司宣布,全球所有产品的价格统一上涨5%~20%,涨价将立即生效。

无独有偶,6月1日,陶氏宣布自7月1日起调涨所有聚烯烃弹性体(POE)产品价格,涨幅为0.12美元/磅(约1 701元/t)。

同一天,巴斯夫宣布,自2021年7月1日起或在现有合同允许的情况下,巴斯夫将提高北美1,4-丁二醇(BDO)及其衍生物的价格,此外,巴斯夫的配方和性能添加剂业务也提高了其在北美产品线的价格:配方添加剂涨幅最高10%,性能添加剂涨幅最高20%。

同样,国际化工巨头的季报披露也反映出了产品提价所带来的利润额。巴斯夫2021年第一季度销售额较2020年第一季度增长26亿欧元,为194亿欧元,从业务领域方面看,化学品业务销售额大幅增长16%,达27亿欧元。陶氏公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季度净销售额为118.82亿美元,2020年同期为97.7亿美元。当季净利润为9.91亿美元,2020年同期为2.39亿美元。

有分析人士指出,此轮化学品价格上涨是多重因素导致的——

第一重因素就是油价上涨带动下游产品上涨。随着全球经济复苏,全球原油需求量增加。仅2021年6月份全球原油需求量比5月平均增加320万桶/日,但石油产量未能增加多少,因此引发市场价格大幅上涨。近期油价已经从40多美元/桶一路攀升至77美元/桶,如果石油价格继续上涨至80美元/桶或更高,油价将对消费者行为和石油使用产生更大影响。

第二重因素是市场供求,不少涨价产品因为产能不是很充足,所以其供需平衡的脆弱程度较大,更容易受下游需求影响出现价格波动。

第三重因素则是近几年大宗产品营业利润率在下滑,不少投资者退出,当下游需求上升时,原料价格也即被拉涨。

另外,海外疫情反复导致部分海外化工装置停产,拉动化工原材料需求,众多化工原料价格均明显上涨。

一方面是化学中间体的价格猛涨,但另一方面,化工原料的涨价是否能够真正传递到产业链的下游皮革化工产品上呢?答案却并不乐观。

宋内理总经理

天津胜达化工有限公司

2021年以来,皮革染料几乎没有涨价,有些品种还微跌,胜达化工的染料中间体产品90%从印度进口,而受疫情影响,前几个月进口的十几个货柜的大量订单因为海运价格暴涨及时效问题到现在也没有收到。

另外,由于整体市场疲软,企业也不敢贸然接单,宋内理认为目前市场依旧处于低迷状态,他期望到了8月份,皮革染料能有一些涨价的空间,为缓解这种尴尬的局面,目前胜达化工开始多条腿走路,开发了一些功能性染料以顺应市场需求。

姚磊总经理

浙江盛汇化工有限公司

“由于石油产品大幅涨价,化工原材料产品不可避免地也涨了很多,一些中间体产品涨幅同比达到了30%~50%,也有个别产品翻倍,但是皮革化料产品市场竞争激烈,下游产业也很一般,所以企业不敢贸然提价,其中成本上涨所带来的利润压缩也只能通过内部进行消化。”

7月初,作为皮革化工行业龙头叠加上市公司的达威股份虽然仅对部分产品进行了小幅提价,但在这则提价声明中记者看到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和无力感,在这封《关于达威股份上调产品价格的致歉信》中,达威股份方面提到,“自2021年年初以来,受大宗商品、各种原料价格上涨驱动、原材料短缺、运输以及人力费用的影响,叠加国际化工巨头纷纷宣布产品将减产、停产、延期、涨价等,导致绝大部分化工原料供应量明显缩减,价格持续暴涨,并且供应持续紧张。虽然原料及成本一路上涨,但是作为行业负责任的供应商,达威股份咬牙硬扛着,以更加精益化管理,通过内部挖潜消化,默默独自承担。但是进入6月以后,原料价格持续上涨已经明显超出我们所能承受的范围。我们不愿意涨价,更不能以降低产品质量和服务标准来维持产品价格,但是面对一轮接一轮的原料呼啸,库存原料消耗殆尽的我们,扛不住了,不得不根据原料涨幅小幅上调部分产品价格,这样做将有助于达威股份继续为您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达威股份郑重向广大客户致以最诚挚的歉意!”

信的最后,达威股份方面表示将加强创新实践和独特的应用技能,努力补偿价格增长所带来的影响。

除了成本压力不断上涨,相关政策的接连出台也在无形中提高了行业门槛,皮革化工企业还面临着更多压力。近年来,由于化工产业“高污染、高耗能”等特点,一直是我国整治的重点行业之一。多省已经提出要对化工园区和化工企业进行专项整改和关闭退出的通知,分别在2021、2022、2025年等时间点。

对此,宋内理表示,眼下正是比拼企业耐力和产品品质的时候,没有负债或者负债少的企业会相对轻松一些,如果负债过多,市场又如此疲软,企业的经营状况会异常艰难。同时,他认为,此次化工原材料的上涨,将给下游皮化企业带来一波洗牌,比较有竞争优势的企业,可以把上游的价格成本上涨再继续向终端传导,或通过自己在产品质量等方面的创新优势来抵消成本上涨的影响,但是对于依靠低成本的,或者说粗放型的小型皮革化工企业来讲,冲击和挑战就会更大一些。

总体来看,多数皮革化工产品价格与原油价格关联性较大,原油价格上涨带动了化工产品上游资本支出增长,虽有可能提价,但下游市场并不给力,也导致涨价环节无法传导下去。压力之下,降低成本被认为是有效的应对之策。危机之中蕴藏机遇,皮革化工企业一方面要通过长期战略合作和产业链分摊等多种手段,积极管控成本、自我减压;另一方面,通过其他工艺,来简化产品结构。在不能直接大幅上调产品价格的情况下,扛过眼下这种比较尴尬和疲软的市场状况。

来源:《中国皮革》2021年第8期“行业关注”栏目,更多内容敬请关注!

精彩阅读

粤ICP备16095388号